2011/05/16

Hemorrhoids

I.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有這麼一個故事: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打仗,打敗了,死了三萬多人。耶和華的『約櫃』被非利士人從以色列人的手中擄去。但是,擄獲約櫃,非但沒得到好處,還招惹了麻煩。無論約櫃放在哪裏,當地人就就受到神的降災。城中人有因驚慌而死的,未死的人都生了痔瘡。

約櫃在非利士的手上七個月,留在哪裏都不是。非利士人的首領們想處理掉這個大麻煩,於是召集了祭司和占卜的,問他們該怎麼辦。得到的答案是:若要將以色列神的約櫃送回去,不可空空地送走,要獻上賠罪的禮物。非利士人再問:要送什麼禮物呢?答曰:得依照非利士首領的數目,獻上五個金痔瘡,加上五個金老鼠。造一輛新牛車,把約櫃放在車上,將賠罪的禮物裝在匣子裡,放在櫃旁,將櫃送走。

有趣的故事吧?從前怎麼也搞不懂,拿『金痔瘡』當祭品獻給神,到底有什麼神學上的意義?不過,自己得了痔瘡之後就知道,不管老天爺要你把金塊做成金痔瘡還是金老鼠,只要能擺脫困擾,還是乖乖地照著做比較好。於是,祭司和占卜出的餿主意,就被確實執行了,而且還如實地被猶太人記載下來。

我的手上沒有約櫃,應該也沒有得罪老天爺。得了痔瘡,純粹是『家學淵源』。家父自稱少年得『痔』,我雖是虎父之犬子,也不遑多讓,在大學時代就趕上了父親的進度。父親的痔瘡,看遍了醫師,最終是在退休後,經由恩主公醫院的陳榮基院長,推薦該院的魏柏立醫師,以外科手術徹底解決。我則不想要拖著心頭大患,於是趁著請了長假,順便處理了心中的這顆大石頭。魏醫師已經轉任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外科主任,因此到北醫就診。

醫師的親切笑容,看起來就像是日劇《篤姬》當中飾演德川將軍的明星堺雅人先生。他看著患部說:一點、四點、七點鐘方向...。嗯,該長的地方都長了。接著,醫師露出德川將軍特有的神秘微笑,向我問道:『痛恨它們嗎?』

『是的,再痛恨不過了。已經到「勢不兩立」的地步了。』我這麼回答。

做為肛門直腸外科的專家,除了精湛的醫術之外,我想,大概還需要過人的幽默感吧?要不然,每天看著病患巨大的痔瘡...。

II.
手術是半身麻醉,因此全程是清醒的。手術房並不是戲劇場景的一幕,因此很遺憾,並沒有播放著巴洛克時期的古典音樂。手術房的護士小姐,喃喃地跟麻醉醫師核對資料。其間她說了hemorrhoids一字───我在前一晚剛剛學到的新單字,意思就是耶和華賜給非利士人的那玩意兒。然後,她說了compression,被麻醉醫生以嚴肅的口吻糾正為depression,我只能忍著不笑出聲音來。麻醉醫師在我的背後打了一針,然而,究竟是什麼時候藥效發作、手術何時正式開始、以及主治醫師在自己的背後做了些什麼,完全無從得知。只能聽著電子儀器發出的脈搏音,以及感受著每隔幾分鐘自動充氣的血壓計為手臂製造的壓迫感。

手術結束,回到恢復室。雖然只是半身麻醉,仍然得在恢復室接受觀察。眼角瞄了一下電子儀器上的血壓和心跳,平常心跳快速、血壓偏高的我,此時真是難得的心平氣和。護士小姐不斷地拍打隔壁全身麻醉的病患,一面對病患叫著:某某先生,手術結束了唷!幸好我不用接受這番拍打。

大腿有很奇怪的、輕微的刺刺麻麻的感覺。似乎是感覺神經尚未完全醒來,手術衣的觸感,在麻醉還沒消退時,從不夠清醒的下半身,錯誤地傳回脊髓和大腦。至於運動神經則完全沒反應。我用手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覺得大腿好像不是自己的。帶著『他人腿』的我,被醫院的阿姨推出恢復室。另一半見到被推出來的我,露出了不輸給德川將軍的神秘微笑,對著我說:歡迎從Pandora星球回來!

III.
從來沒有這麼期待排便。但是手術後,對於排便,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排便之後,以及每日早午晚三次,需要以溫水坐浴五分鐘。那是讓疼痛的傷口舒緩的美好時光。不過,傷口畢竟是傷口,剛開始會有不少血水。

護士小姐對我進行手術後的衛教。除了關於溫水坐浴的事之外,『手術後的一段日子,需要使用護墊,要不然傷口的血水沾到褲子,很難洗。』她面無表情地對我說,『你知道,就是女生MC來的時候用的護墊。』

糟糕,要用什麼牌子,什麼size的?

『一般的就可以,不要用超長型的。』護士小姐對著我的下半身───我指的是『患部』───繼續說。

於是,在疼痛的日子裏,我體驗了使用『靠得住』的經驗。真是溫柔的小產品,充滿了貼心的設計,以前都不知道。在此奉勸各位男士:請務必溫柔對待女性朋友們,她們很辛苦的。

6 則留言:

のさん 提到...

こんばんは。
『靠得住』的經驗
貴重な体験をしましたね。
ところで、貴方は胃は悪くないですか?

叛徒(PANTU) 提到...

のさん,

謝謝留言。
のさん也知道『靠得住』嗎?真厲害...。

因為個性急,吃飯常常匆忙地狼吞虎嚥。然而目前為止卻沒有大礙。我想,我的胃大概很好。

のさん 提到...

溫柔的小產品はCMで視ます。
胃が丈夫で良かったです。

胃と痔が悪い→胃痔が悪い→意地が悪い(発音が同じ)
これは胃と痔が悪い人から聞きました。

叛徒(PANTU) 提到...

のさん,

意地が悪い... なるほど。

匿名 提到...

做完還是會復發嗎?
有朋友做了三年後又復發,現在感覺比以前嚴重。
謝謝你願意分享這麼難啟齒的問題。

叛徒 提到...

我沒有復發耶。到現在四年多了,很滿意:)
也許和每個人的情況有關?
做之前不妨和醫師仔細討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