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0

給象小姐的一封信

親愛的象小姐,

晚安。收信愉快。

今天,身為歐吉桑的我,聽說象小姐將要離開甲殼公司的行星團隊,到ITI的日文組進修,頓時產生複雜的情緒。初聞象小姐決定時的驚訝、不久之後即將道別的依依不捨、為象小姐勇於追夢的歡喜祝福、以及無由地淡淡感傷───種種情緒,如同雞尾酒一般,混合為一杯心情飲料,是充滿光采的粉紅色。

人生旅途的選擇,沒什麼對或錯,再怎麼精打細算,也沒有人在事前能算得精準。既然有夢想,就好好地追夢吧。要不然,等到像歐吉桑這把年紀,象小姐就成了象大姐。當可能性不再是無窮寬廣時,恐怕會後悔當初沒有勇敢追夢。

為了避免感傷,還是聊點有趣的話題吧。

象小姐說,參觀校園的時候,是一位略帶年紀的日文老師。老師帶大家參觀完校園之後,隨即在禮堂跟同學們說明未來兩年的生活。老師用日文講話時,旁邊有年輕的女士做中文即時翻譯。前半年要上完《大家的日本語》(隨手攤開一疊課本),第一年要上完這些和那些(再攤開另一大疊)並參加日文三級與二級鑑定,第二年要參加一級鑑定,並且到日本實習一個月。象小姐聽完老師的介紹,就被學校的環境與教學目標深深吸引,當然還包括了親切的日文老師。

好極了,歐吉桑這麼想。不過象小姐以後在形容略帶年紀的長者(例如身為歐吉桑的我),只要說是充滿歲月積累的智慧即可,不可再像今天的介紹,說老師矮矮胖胖、臉頰微微透紅而可愛、看起來就像是個標準的東京人。ITI的老師,身為歐吉桑的我認識幾位。其中包括象小姐提及的那位老師。日文老師顯然在專業工作上表現優異,才能讓象小姐如此心動。老師雖然親切,但是象小姐很快就會知道,他決不是可愛的類型,而是嚴肅到象小姐在晚上作夢也要戰戰兢兢的長者。還有,老師不是東京人。說一個外地人『看起來就像是個標準的東京人』,就像說我『看起來就像是個標準的台北人』一樣,會造成困擾。歐吉桑明明就是正統的竹塹人啊,為什麼要說我『看起來就像是個標準的台北人』?

還有,以後跟日本老師說話,不論是期中考的口試、或是在老師的辦公桌前的對話,千萬不可以像今天和我說話時一樣,把兩手撐在桌上。老師們會把象小姐第一次期中考口試的模樣,用camcorder錄下來,在下回課堂上播放出來,同時對全班同學諄諄告誡:進別人的辦公室之前一定要先敲門,進門時一定要說『失礼します』。和長輩說話時,一定不可以把手撐在桌上。離開時,一定要把椅子收妥......。象小姐如果成了『錯誤示範』影片的女主角,那就糗大了!

歐吉桑今天對象小姐的贈言,『一步領先、步步領先』,不是只有用在職場生涯、或是人生追夢時。其實,象小姐從現在開始,就要趕快加油。未來兩年,有一萬六千個單字(二的十四次方!)等著象小姐呢。今天起,請趕快開始背誦日本前兩百大姓的日文發音吧!還有日本每個縣的地名、所有的魚和蔬菜的名字。將來一天要背一百個單字呢!如果背不起魚和蔬菜的名字,到時候老師們就會和象小姐一起用自助餐,一面吃,一面考象小姐,這道菜的日文怎麼說、那道菜的日文怎麼說,把象小姐搞得消化不良。不過日本老師都是為了學生好。總不能到了日本工作,和客戶上個餐館,連菜也點不出來吧?象小姐希望兩年後的自己,能順利聽懂日劇以及看懂村上春樹的小說。歐吉桑要告訴象小姐,你也太小看親切的日本老師了。這是他的學生第一年的日文程度。二年級的學生,要和老師們討論《日經新聞》的經濟版,用日文討論日本震災之後,對於全球供應鏈以及後續經濟活動的影響,並且用日文發表自己的見解,例如台灣在經濟全球化競爭之下,優勢之所在。順利存活到二年級畢業的象小姐,看日劇只是個消遣,村上先生的小說充其量不過是塊小蛋糕罷了。

唉啊,我又開始囉嗦了起來───喋喋不休地說教,是進入歐吉桑階段的特徵之一。還請多包涵。

以後要記得常回來看歐吉桑啊!

祝『一步領先、步步領先』
歐吉桑PANTU 上

6 則留言:

のさん 提到...

こんばんは。
魚や野菜の名前を何故覚える必要が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部屋に入る時、席を離れる時の習慣は台湾と日本はそんなに違いますか?
ここでは歐吉桑の特徴が書かれていますが、歐巴桑の特徴は?

叛徒(PANTU) 提到...

早安。

ITI的老師們,在學生到日本實習結束,回國之後,會詢問學生的感想。據說,即使原本不樂意背一堆地名或各種菜色的日文名字的同學,回國之後,也覺得當初背這些單字是對的。因為『你從哪裏來』是人與人之間常見的話題,而人們總是要和客戶上餐廳,不會講鮪鮭鰤鰺這些字就有點麻煩。

習慣是差不多啦,不過用手撐著頭和長輩講話,此地好像比較多...。

如果我是歐巴桑,大概就不是對象小姐講人生大道理,而是催她,如果有中意的對象,就趕快結婚吧。媽媽大概都是這樣的。

faintglow 提到...

Pantu,


看起來學日文比在甲殼公司工作要困難呢.

叛徒(PANTU) 提到...

Hi, Faintglow,
謝謝留言。
困難的地方不一樣啦。
學語言或者是工作,不論困難與否,熱情最重要吧。

isometry 提到...

"唉啊,我又開始囉嗦了起來───喋喋不休地說教,是進入歐吉桑階段的特徵之一。"
這...我...好像...Orz

叛徒(PANTU) 提到...

Isometry-san,

謝謝留言。
Isometry-san現在長得像關口知宏,未來成了歐吉桑,就會像他的父親關口宏。關口宏也很吃得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