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8

冬之旅

別弄錯。菩提樹(Der Lindenbaum)唱的並不是:在樹下沈思,可以得到智慧和安寧。

歌詞所描述的,其實是詩人失戀時的憂鬱經驗。在憂鬱最嚴重的時候,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時,詩人想在大樹下結束生命。於是,他聽到大樹對他招手:朋友,來這裏和我一起,你可以得到安息。不過,詩人最終沒有在樹下上吊自殺。死亡從身邊掠過之後,詩人頭也不回地離開內心最幽暗的深谷,不過他還是聽到大樹在背後呼喚:來這裏和我一起,你可以得到安息。
Youtube試聽


非常猛烈的颱風二號,有個越南名字SONGDA,正在台灣的東南邊轉彎中,將向著石垣、那霸而去。希望不要為當地造成太大的災害才好。新竹本來就以風城聞名,又在有個颱風在台灣東南邊,因此,昨晚的竹北,一直吹著八級的陣風。風聲非常的吵,除了巨大的咻咻聲,還有樹木、窗戶發出的聲音,讓人睡不著。此時忽然想到舒伯特的《冬之旅》當中的名曲《菩提樹》,歌詞中的強風、暗夜、樹木聲。於是拿出的舊CD,看著歌詞,複習早就忘光了的德文。

大二的時候,第二外國語選的是德文而不是日文。當時這樣選擇,原因很簡單。首先是德文的進入障礙低。日文一開始就得背五十音的平假名和片假名,但德文的字母完全不用重新學,發音規則也很容易,看著單字就會唸,不像英文有一大堆例外。其次是當時正在參加合唱團,學德文可以了解藝術歌曲的歌詞。學德文的第一年,因為有興趣做為動力,不像大多數同學純粹為了拿學分,所以學得不錯,成績也很好。因為受到好成績的鼓勵,繼續選修了第二年的德文課。然而,選修第二年德文課程的人數少了許多,這些同學要不是打算到德國留學,就是需要研讀專業所需的德文原文書。只有我是唸好玩的。相較之下,動力比別人薄弱,第二年的課程又更加困難,因此唸得辛苦。上課的時候,老師還讓同學們看ZDF新聞。我根本聽不懂。但鄰座要去德國唸數學的女生,竟然聽得懂『戰車』之類的冷僻單字。天啊,真是輸給她了!新聞當中忽然有一段完全聽懂了,好高興。不過仔細一想:剛才那是老布希在講話,說的是英文。

上課時,老師談起他的留學故事。他當初和其他留學生搞民主運動,沒有專心於學業。而且因為希望攢一筆民主運動的基金,還把獎學金拿去和別人合夥做生意。不過文人雖有遠大理想,卻不擅從商,最後把錢賠光了,連待在德國生活都很困難。那一陣子,他只好在當地的中國餐廳打工。打工讓身體勞累、神經緊繃,連睡覺時都夢到客人太多,點菜應接不暇,滿腦子都是德文的『酸辣湯』和『水餃』。終於,他的指導教授主動連絡他。指導教授愛才,要他回來專心唸書,不要再搞運動。同時為他再找了一份獎學金,讓他從酸辣湯和水餃當中脫身。於是他才能夠完成學業。

我的兩年德文唸完之後,沒有任何機會使用。當時出版古典音樂CD的公司,忽然全數被日本公司買走。以前的『Columbia』變成了『SONY-Columbia』。古典音樂CD的外包裝,英文忽然不顯眼了,倒是多出了很多片假名。尤其是CD的側邊,只有片假名,沒有英文。如果看不懂片假名,要買CD時,光看架上CD的側邊,搞不清楚是什麼。一定要抽出整張CD,找到CD背面的英文標示,才知道這張CD的內容。此時才發現,學了兩年的第二外國語,大概選錯了。現在還記在腦子裏的德文,只剩下『Ich verstehe nicht.』(中譯:我聽不懂!)

Der Lindenbaum

Am Brunnen vor dem Tore,
Da steht ein Lindenbaum:
Ich träumt in seinem Schatten
So manchen süßen Traum.
Ich schnitt in seine Rinde
So manches liebe Wort;
Es zog in Freud und Leide
Zu ihm mich immer fort.


By the fountain at the gate
there stands a lime tree:
in its shadow I have dreamed
many a sweet dreams.
On its bark I have carved
many a loving words.
In joy and sorrow it drew
me to it continually.

Ich mußt auch heute wandern
Vorbei in tiefer Nacht,
Da hab ich noch im Dunkel
Die Augen zugemacht.
Und seine Zweige rauschten,
Als riefen sie mir zu:
Komm her zu mir, Geselle,
Hier findst du deine Ruh!
Today again I had to walk
past it at dead of night,
and even in the darkness I
closed my eyes.
And its branches rustled
as if they called to me:
'Come here to me, friend,
here you will find your rest.'

Die kalten Winde bliesen
Mir grad ins Angesicht,
Der Hut flog mir vom Kopfe,
Ich wendete mich nicht.
Nun bin ich manche Stunde
Entfernt von diesem Ort,
Und immer hör ich's rauschen:
Du fändest Ruhe dort!
The chill wind blew
straight in my face:
my hat flew off my head.
I did not turn back.
Now I am many hours
away from that place;
yet still I hear the rustle:
'There you would have found rest.'

2 則留言:

のさん 提到...

こんばんは。
貴方は日本語をいつから学び始めたのですか?
日本語教室に行きましたか?

叛徒(PANTU) 提到...

のさん,

こんばんは。コメント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最近開始學的。日本語教室に行きたいですけど 仕事は忙しい 残業もあ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