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9

南半球(5)

我們多年的鄰居E太太,她的家門口,有個低調的招牌,上頭寫著『手工水餃』。

好吃的手工水餃,據說來自E先生的家傳手藝。我沒有見過這位E先生,不清楚他的手藝來自對岸哪一省。不過,就我所知,這一類美味的秘密,說破了不值幾文錢,然而就算你我知道了這些關鍵知識,多半仍舊包不出好吃的水餃。手工水餃要好吃,重點或許是包水餃的那雙手,歷經多年辛勤而成就的技術。總之,E太太有著那樣的一雙手,她的手工水餃品質穩定,滿足我們全家挑剔的味蕾,久而久之,成為我們家冰箱裡頭的常備食材。

手工水餃看起來可以做出名堂,於是E先生到了隔壁小鎮,開了家餐廳,專做水餃生意。店面選在熱鬧的大馬路旁,有個醒目的招牌。水餃店的合夥人,是一位配偶無法倚靠、為了生活而必須出來打拼的女人。美味的水餃加上全力衝刺的合夥人,於是生意蒸蒸日上。店裡無時無刻不在趕工包水餃,否則無法應付下一個的用餐時段的水餃需求。E太太並不插手餐廳生意,仍舊待在家裡經營手工水餃副業。偶爾E先生的水餃店生意過於興隆、庫存不足時,就向家裡調貨。漸漸地E先生愈來愈少回家,彷彿E先生的配偶是水餃店的合夥人,而她反倒是另一半無法倚靠的可憐女子,只能凡事靠自己。

水餃店生意大好,人手需求增加,店裡聘用的計時人員愈來愈多。其中一位來自對岸的女孩,不知是E先生的同鄉或是其他什麼緣故,與E先生愈走愈近,直到某一天,兩人不再出現在水餃店。水餃店的合夥人四處追問的結果,只知E先生要拆夥去大陸置產,卻不曉得那是個水餃分店還是另築愛巢。她忿忿地打電話向E太太興師問罪,卻忘了這樣的劇情先前早已上演過,眼前的只不過是故事的續集。

如今E太太果然沒人可以倚靠了,只得靠自己的手藝,獨自把兩個女兒拉拔大。大女兒嫁了一個好老公,然而二女兒在結婚後不久生了場重病,另一半的山盟海誓瞬時灰飛煙滅,連嫁粧都不退還就離婚了。E太太只得把女兒接回來,好好地陪她復健。在二女兒的身體逐漸恢復健康的時候,消失了好一陣子的E先生,不知怎麼的摔斷了腿,一個人回到台灣。對岸的小三(或者應該說小四?)棄E先生不顧,而水餃店合夥人此前早已與E先生恩斷義絕。最後仍得由E太太出面接下這個爛攤子。

E先生此後會不會感念髮妻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不離不棄?我不曉得。我只知道E太太仍舊待在小屋裡,默默地包著水餃,一顆又一顆。


繼續閱讀
南半球(3)
南半球(4)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