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0

南半球(4)

The Cranberries:《No Need to Argue》

就在C君深夜的哭泣之後不久,我認識了D君。


任何認識D君的人,都會覺得,他簡直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出生在富裕的家庭、頭腦聰明、長得又帥、還是游泳校隊。我和D君分屬於不同的世界,就像是三度空間當中,不共平面的兩條歪斜線,自始至終不相交。之所以會認識D君,是因為當時的我,是新興宗教團體當中的狂熱份子,天天認真地向周遭傳教,不論對方是熟朋友或是陌生人。原本沿著既定軌道,不應該認識的兩人,卻在兩條線最接近的時候,意外地因此認識了。

D君是The Cranberries的樂迷。在新興宗教團體當中的我,正努力地讓自己改變,不論是習慣閱讀的書籍或是聽的音樂,都大幅調整中。因此,我也去買了一張The Cranberries的專輯《No Need to Argue》。第一首曲子Ode To My Family就讓我有暈眩感。當時The Cranberries要來台灣開演唱會,D君問我:要不要一塊兒去聽現場演唱會?他買了搖滾區的票,每張票價三千元。二十多年前的學生,吃一餐飯超過九十元,就是大餐了,要掏出兩三百塊聽一場音樂會或買一張CD,都得猶豫好半天。有一次,衝動地從學長手中買下了台灣買不到的孟德爾頌合唱神劇Elijiah英文版,兩張CD花了五百元──學長還給了學弟優惠價,但事後還心痛了幾天。三千元?簡直是天價的音樂會!決不可能。D君與我,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吶!我心裏這麼想:怎麼可能有人捨得花三千元,只為了聽短短一場音樂會?

我們和D君窩在學校側門口的麥當勞,一起"Study",希望他能成為教徒。並且和他花時間,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一起游泳──當然是無法贏他的。他的口袋麥克麥克,比起我們去過更多有趣的地方。不過如果要過有樂趣的貧窮學生生活,他就贏不了我們了。有些事,有錢人不一定做過。例如,在飄著細雨的陰冷夜晚,一起飆車上陽明山,在刺骨寒風當中到達冷水坑,在那裏泡溫泉。免費──只要花機車的油錢,但真刺激。

他開始變成我們的朋友了,把我們邀到他們家的豪宅──老天,那簡直是城堡。在那裏,一面偷喝著他父親收藏的酒,一面看著大台北夜景、聊著他的生活瑣事。準備開始偷喝酒的時候,我們互問:真的沒有關係嗎?他指的是:教徒能不能喝酒啊?我的問題則是:偷喝令尊的收藏品,不太好吧?『教徒不應該醉酒,但喝酒並沒有被禁止。』負責Study的我,立即引經據典,告訴他答案。而他則是說:父親的酒太多了,又不是什麼寶貝,喝掉其中一瓶,根本不會被發現。

就這樣,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換做其他人,早就成為教徒了。但他還沒有。我們也不急。反正很多事急不來。

一天晚上,我的BB Call振動了。到公共電話亭去排隊打電話聽語音留言。他在留言中告訴我,他的機車被偷了。於是,我騎上心愛的王牌第三代,出勤執行救火任務。找到他,陪他一起到警局報案。結束後,他一臉疲憊地說,心情不好,想聊聊。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但朋友不就是在心情最不好的時候,願意在一旁傾聽的人嗎?於是,窮學生把D君載到學校側門,翻門而過,坐在操場旁,看著操場對面剛剛升起、亮晃晃的下弦月。他坐在我身邊,對著月亮,哇啦哇啦地說出了一大堆心事,像是醉酒之後的嘔吐一般。然後,忽然他不吐了,四周的空氣僵住了。一種奇怪的預感出現。我心想不妙,該不會又將要碰到一場大雷雨了?

他凝視月光,什麼也沒說──更正確的說,應該是想說什麼,但說不出口。冷冷的空氣凝住不動。他的嘴唇微微顫動,但什麼也說不出。像是嘔吐物卡著一般。終於,他很努力地,把卡住的話說出口。

『我⋯⋯,不會成為教徒⋯⋯。我再也不去教會了。』

為什麼?我想開口問,但我被凍住,像是被點了穴或被施了法。我驚覺即將聽到大爆炸,聽到他從未向別人開口的事,但我卻不能塞住耳。突然我很想哭。

『羅馬書⋯⋯、第一章⋯⋯、第二十七節。』D君這麼說。

我的心緊緊地被揪成一團。為什麼他是同性戀?腦勺和雙耳像是被大電流灌入,我全身麻痺,只能聽著D君說:高中時、每天早上面對鏡子,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一個大大的『同』字。他像得了強迫症一樣,一面洗手,一面要自己把不好的念頭關掉。但是,找不到開關⋯⋯。我只覺得耳鳴不斷。想聽清楚他究竟講了什麼,卻只是一直聽到尖銳的金屬高頻聲,在耳朵邊不斷響著。D君又說:努力了這麼久,他覺得我們真的是最關心他的朋友。但在這事上,我們的信仰幫不了他。他想誠實面對自己,去試一試。而那跟我們相信的不同。他覺得很痛苦,但誠實面對自己,本來就是痛苦的⋯⋯。

我用力地開口,發出乾啞的聲音,勉強從口中說出:『哥林多前書、第十章、第十三節: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雅各書、第一章、第十二節: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

但這像是無效的咒語。我發現我身處一場敗仗之中。不管我背出多少經文,他已下定決心離開。淚水,從我的眼角,緩緩地流下來。



繼續閱讀
南半球(3)
南半球(5)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個世界, 需要更多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