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5

『手帕王子』齋藤佑樹

2006年的甲子園棒球賽,進入決賽的兩支球隊,分別代表早稻田實業學校高中部,以及駒澤大學附屬苫小牧高級中學。早稻田派出的投手是齋藤佑樹,駒大苫小牧派出的投手是田中將大。

這是充滿戲劇性的決賽。比賽整整打了兩天。第一天的比賽,延長賽打到第十五局,仍舊是1:1平手。不得已,只好第二天重新再打一場。第二天,早稻田的投手仍然是齋藤佑樹,駒大苫小牧一開始派出投手菊地,但後來還是換回田中將大。第二天打了九局,比數是4:3,早稻田以一分之差獲勝。駒大苫小牧的最後一位出場的打者,正好就是田中將大。田中將大努力地把每一球敲成界外球,然而最終他還是被對手齋藤佑樹三振。對田中將大而言,這真是一場殘酷的比賽。不過田中將大終究以微笑面對這個殘酷的結局。反倒是獲勝的齋藤佑樹,在賽後落下淚來。

這場比賽的結束,宣告了『手帕世代』與『松坂世代』的交替。松坂,指的是有『平成怪物』之稱的投手松坂大輔。手帕,則是因為齋藤佑樹被媒體稱為『手帕王子』。原來齋藤佑樹的家教很好,其他的高中生擦汗時,都是用袖子口或者是運動服的上臂處往臉上隨便抹一抹,只有齋藤,即使在比賽之中,也一定拿出摺成四四方方的手帕來擦汗。這個舉動讓他成為了師奶殺手,媒體因此為齋藤冠上『手帕王子』的封號。

人太早開始背負盛名,其實不是好事。齋藤決定不要這麼快進入職棒,因此他申請就讀早稻田大學。即使進入了大學,學校的球隊練球時,還是引來了一大群的媒體以及熟女粉絲。『手帕王子』一詞居然進入了當年流行語的決選,此外還有商家爭著賣齋藤用的那個牌子的手帕,以至於該手帕工廠的股價意外上漲了一大截。然而,齋藤不可能永遠活在高中時代,可以想見齋藤多麼想擺脫高中時代『手帕王子』的封號。他努力地催快自己的球速,大學前兩年的比賽成績也相當優異。然而,為了催快球速而鍛練體格,卻讓他一時無法好好控制自己迅速長壯的身體。大三那一年,狀況非常不理想。因為體型與投球姿勢的變化,還發生投出球之後整個人摔倒的情形。比賽成績自然好不到哪裏去,記者偶爾可以拍攝到齋藤在賽後痛哭的鏡頭。

齋藤後來下了重大的決定:不追求球速,而且,要調整自己習慣已久的控球姿勢。改變有其風險,不過這個決定,現在證明是正確的。他的控球,隨著姿勢的修正,又恢復到接近往日的水準。雖然不再追求球速,但是隨著控球的穩定,最高球速在大四那一年還是上升到150KM/hr。去年底的球團選秀,他被四家球團指名第一順位,最後被北海道日本火腿隊抽中了幸運籤。

雖然說,人生的故事,要有波折才夠精彩,但是做為齋藤的球迷,在此還是祝福齋藤的職棒生涯,能夠平穩而順利的發展。

相關文章
『手帕王子』齋藤佑樹的新人訓練

2 則留言:

isometry 提到...

哇~ 叛徒有在看甲子園or日職啊?

叛徒(PANTU) 提到...

有看日職。先前並不是哪一隊的忠實球迷。
看甲子園也不太專心。不過,今年會好好注意來自九州的鹿兒島實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