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3

Sex and the City on Mars (1)

三個老男人:Kenny, Wilson, 以及叛徒,約在某大飯店吃午餐,談最近的生活。

Wilson
叛徒的大學同學。定居美國,在某高科技公司當中寫軟體,趁耶誕與新年假期,攜妻小返台省親,順便會會老友。他所做的產品,是屬於該公司當中不賺錢的產品線。在全球經濟大海嘯的這個時刻,待在這樣的產品線,是一件令人神經緊繃的事。他們夫妻倆,為了小朋友,打算選個好一點學區的房子。標的物的價格滑落速度是每兩週跌價五萬美元,因此讓生活增添了不少刺激。還有,塞在信箱裏的coupon,如果是25% OFF的,他們完全看不上眼,因為到處都是打五折的。


Kenny
叛徒的另一個大學同學,未婚的某大學教授。還沒結婚的原因是,同時要符合自己的期望、母親的期望、姊姊的期望......,以至feasible solution變成了空集合。台灣的教授收入不多,比起其他,算是被虧待的。所以我們稱他們為清流。


地球版的慾望城市,四個女人在餐廳談時尚,談追求真愛。火星版的不太一樣。火星人談的時尚是工業設計,例如:

......你知道media box使用鋼琴烤漆,價格比我們的主晶片還貴嗎?鋼琴烤漆看起來漂亮,但是一摸就會留下指紋,而且花費這麼高,實在不是好選擇。廠商應該要把錢花在主晶片上才對......。


火星人到餐廳也會評論美食。但談得更多的是現象和數據,例如:乖乖,這裏今天完全沒有其他的客人,就只有我們這一桌。這樣的buffet怎會賺呢?固定成本一個人三萬、食材成本也要好幾千。沒有人敢消費,經濟狀況真是有夠慘。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