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9

JAL修行(2-5) 札幌


札幌大倉飯店一隅

Jan 27, 2009. JAL3511 FUKUOKA(FUK)-SAPPORO(CTS)
一早到了機場,就看到天滿宮設立的祈願處,讓高校考生祈求升學考試順利(下圖左一)。

原來,今天的旅客當中,有一大群修業旅行的高校生(左二)。Check in時,地勤人員告訴我們,我們搭的這班飛機,也有高校生的團體旅客。隨著愈來愈多的高校生湧進通關口接受X光和金屬檢查,整個機場似乎也年輕了起來,變得充滿了歡樂的氣息。但這些"猴死囡仔"的數量實在太多了,簡直如同蝗蟲過境。通關口比平日更為擁擠。機場為了確保秩序,也調派了更密集的警力,在通關口維持秩序(下圖右二、右一)。



蝗蟲數量雖然多得嚇人,但大體而言秩序良好。日本的文化以及教育的風格在此充分顯現。學生們佔用空地聚集(下左一、左二),並不佔用待機室的座位(右二),因此人數雖多,並不會給其他客人帶來太大的困擾。在登機前,人員集合,班導師先訓話(右一),接下來是旅行社的導遊為同學們做的登機說明。(例如:手機要關機,即使開振動模式也不行等等。)



登機時間終於到了。猴死囡仔們魚貫登機(這時感到"魚貫"二字真是精確)。在機上,他們並沒有太誇張的舉動,除了飛機起飛時,幾位顯然沒有搭過飛機的小朋友,興奮地大叫了起來,讓我嚇了一跳。下機之後,航空公司也特意將一般旅客的行李和修業旅行的團體客的行李,分別放在不同的轉盤,讓一般旅客受到的干擾降到最低。

這次住的是札幌大倉飯店。大倉是日本有名的幾個老飯店之一,以細心的服務出名。飯店的每一位人員盡量地記住每一位客人,要確實做好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事。他們的另一個特點是:服務人員不會以客人"看起來"高貴與否,而給予不同水準的服務。其中最有名的故事是,Toyota的大老闆,穿著簡樸,開著老舊的Corona,來到了大倉飯店。服務人員在沒有認出大老闆的情況下,仍然給予最親切的服務。這一點當然贏得了這一位大老闆的高度贊賞,也成為大倉最優良的傳統之一。

在札幌雪祭之前,是飯店最便宜的時候。(雪祭期間會漲得很凶。雪祭後是考季,高校應屆畢業生四處轉戰,參加入學考試,價格也便宜不下來。)此時來體驗大倉的服務,有"賺到"的感覺。(下圖左起:飯店外觀、大廳一隅、客房設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