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2

佛瑞 安魂曲--自從Luke走了之後

自從Luke走了之後,我的腦袋瓜裏的iPod就不斷播放佛瑞的安魂曲。
(我手上的CD是Collegium出版,John Rutter指揮The Cambridge Singers演唱的版本)

佛瑞的安魂曲所選的經文是
1.進堂詠與垂憐經(Requiem-Kyrie) 2.奉獻曲(Offertory) 3.聖哉經(Sanctus) 4.慈悲耶穌(Pie Jesu) 5.羔羊經(Agnus Dei) 6.安所經(Libera me Domine) 7.告別曲(In paradfsum)
就讓我把它當做這一週的生活週記的template吧。

1.Requiem-Kyrie
另一半接到師兄Hunter的電話。
那時正在開車,我們正要到Starbucks和Sensei碰面。
聽另一半在電話中說著說著,掛了電話,然後,哭了起來...。

2.Offertory
另一半和PC等友人要前往撚香。下午請假一同前往。
和一同前往撚香的朋友們碰了面。一位友人說,以後要常碰面,不要平常總是忙碌,一碰面就是這種場合。

在殯儀館旁的禮儀公司,對著Luke的牌位,每人手持一柱香,默默哀悼。
遺照據說是朋友們匆匆在諸多照片中選出來的。拍得非常好的一張。在四周眾多老人的照片當中,這一張年輕的笑顏,顯得特別不同。

Luke若是在我們當中,應該會開口講幾句笑話吧?不過,照片裏頭的他,只能靜靜地對我們微笑。

3.Sanctus
一大早,開車上班。
車上的CD,換成佛瑞的安魂曲。
還是仔細地把它聽一遍吧。要不然,腦袋裏的音樂,放著放著又繞回原來的地方,就像一台會跳針的iPod。然後又找不到開關,沒辦法把腦袋裏的iPod關掉。

沿路都是趕著上班的車潮。一輛比一輛沒耐心,一輛比一輛沒規矩。他們不斷的擠啊塞啊插隊啊趕赴終點:編號95B的科學園區出口。

人生也是這樣。

4.Pie Jesu
Sensei告訴我,即使是週三的下午,Luke的告別紀念儀式,還是有非常多的人出席。
可見他有麼有人緣。

傍晚到7-eleven的途中,路邊的樹,幾片葉子從我的頭上飄落下來。
即使是盛夏時節,仍會有葉子提前掉落。

5.Agnus Dei
另一半今天又傷心的哭了。
他為Luke提前離開而流淚。

我要他別掉淚了,
因為逝者已矣。
留下來的人,才要受生命的悲苦而折磨著。
安魂曲其實不是安往者的魂,而是安自己的魂。唸佛號其實也不是拿來回向給誰,而是撫平自己的心。

我大概是心腸硬的人。才會說這樣的話。

6.Libera me Domine
每當想起Luke的時候,只能抬頭望著無邊際的宇宙並找尋其中的繁星。那曾經是他的最愛。
然而今天是雨夜。一個沒有星星的晚上。

7.In paradfsum
即使多麼懷念既往,
生命還是要向前走的。
願Luke安息。
願Luke的家人和朋友,堅強的走下去。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願 離開的人安心的去,到達他應該去的地方。

願 留下來的人,能平安順心,珍惜當下的所有。

River 提到...

我不認識這位Luke 願他安息
上個月從法國旅行歸來
非常湊巧 這幾天我也是腦子轉著Faure's 安魂曲
聽著這首曲子 腦海會連帶跑出Beaune的主恩醫院(Hospices)修女照顧病患的畫面

叛徒(PANTU) 提到...

匿名san,

感謝留言,希望你也健康平安。

叛徒(PANTU) 提到...

Dear River,

感謝留言。
法國啊...,好地方:)

請代我向尊夫人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