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5

倫敦印象(6): 禁衛軍交接

所有的旅遊書都說,禁衛軍交接,是不可錯過的儀式。
拍攝這些頭上戴著雞毛撢子的禁衛軍交接,是很有趣的經驗。
不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數量多到嚇死人的觀光客。




一大早,天氣實在太好了。
既然所有的旅遊書都推薦參觀交接儀式,而且好天氣不在戶外曬曬太陽拍拍照,好像對不起自己,因此雖然我對頭上戴著雞毛撢子的禁衛軍並沒有特別的興趣,還是排了這個行程。

不過,書上說,要一個小時前就定位,才能佔到最佳角度。但我是不願意為了雞毛撢子而罰站一個小時的。因此在這之前,我和另一半硬是排了巴士的市區觀光,在車上看了聖約翰大教堂,並且在塔橋(Tower Brigde)站下車,在那裏拍了幾張照。(下圖:塔橋)



然後搭地鐵到聖詹姆士公園,趕在11:30到達白金漢宮前面的維多利亞女王紀念碑。一路上有很多遊客往同一個方向。在等紅綠燈時,還聽到身旁的日本歐吉桑,向他的同伴說:時間剛剛好趕上。所以確定大家都是要去看交接,不會迷路。

結果,到了白金漢宮前面,維多利亞女王紀念碑圓環,看到數量多到嚇死人的遊客。



我的前面都是人、圓環的四面八方都是人、白金漢宮前面也都是人。
到處都是人。



這樣根本無法仔細看禁衛軍,更不用說拍照了。當禁衛軍往白金漢宮裏走的時候,只能把相機高高的拿起,在所有人的頭上,向前拼命的盲目隨機拍攝。就像是生物實驗做細胞切片一樣:快速地切一百下,其中總能切出一片薄薄的,能在顯微鏡底下看的切片。

比較像樣的切片如左圖。大部分如右圖,對焦根本對不到主題,看得最清楚的是前方遊客的大光頭。



儀隊走過了。樂隊走過了。馬隊也走過了。一百張照片只有一張勉強能看。
然後,交通警察放行車輛。很多久候的機車和汽車快速通過圓環。
不少遊客紛紛離開。另外一些遊客開始在四周拍紀念照。



不過,另一半告訴我,儀式應該還沒結束。一批人進了皇宮,等一下應該會有另一批人出皇宮才對。而且,我們所在的位置,旁邊就是儀隊宿舍。戴著雞毛撢子的禁衛軍儀隊,等一下應該會從我們面前走過才對。

為什麼我不知道旁邊是儀隊宿舍,另一半卻知道?原來我匆匆和歐吉桑們一同趕路的時候,另一半很仔細地觀察了周遭地貌。古人說的『聰明』是指耳聰目明,看來我只有耳聰,卻是視茫茫髮蒼蒼。幸好有聰明賢慧的另一半。

於是我們趁遊客鬆動時,佔住了圓環南邊,馬路轉角最前面的位置。

觀光客像通過圓環的車輛一般,來來去去。 底下這個旅行團,旅客穿著亮面的襯衫,長像如同『美好生活公司』的全先生和崔先生,不用聽他們說話,就知道是韓國團 。



另外這個旅行團,旅客都穿很舒服很樸素、『無印良品』風格的衣著。有許多人戴著帽子。所以應該是日本團(下圖左)。日本團的導遊,趁著遊客鬆動時,把他們的團員也帶到轉角最前方的馬路邊。這更增加了我們的信心。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團旅客的耳朵上,都配戴了無線耳機(請參考下圖左,日本伯伯的左耳)。原來他們的導遊,在這種人多的場合,是用無線麥克風搭配無線耳機,向團員做即時的說明(下圖右,女導遊手上拿著的,即是無線麥克風)。團員可以自由活動,同時又可以聽到導遊立即的旁白解說或行動指示。萬一有團員走遠了,導遊還可以提醒:叛徒san,時間差不多囉⋯⋯,不過最後這一點,對日本人是用不到的。日本人是敏感的準時。


就在我拍韓國團的時候,上圖的日本伯伯用英文問我:Korean?
『台湾人です。』我趕緊否認。

於是,我和另一半的日文會話課開始了。日本伯伯會講中文,但只到過台灣一次。所以應該是工作上為了和中國打交道。我們稱贊他的中文講得好。他也問我們學日文多久了,到英國來是工作或旅遊。然後我們稱贊這個旅行團有耳機是先進的設備。他很得意,告訴我們導遊正在提醒小心扒手。他大概怕我們聽不懂扒手的日文,特別用中文講『小心扒手』這四個字。

我下意識地檢查了護照,並且看到日本伯伯的妻子,露出高度警戒的冷漠表情。唉呀,搞不好導遊在無線耳機裏還說:扒手會裝成前來搭訕的熱心遊客,一個跟你聊天,另一個趁機扒走你的貴重物品。

就在這時,另一對『歐米人』夫婦,請這位日本伯伯幫他們拍照。(他們才可疑吧?)日本伯伯接過了對方的相機,把自己手上的小型望遠鏡交給了妻子。但妻子仍在高度警戒姿態中,一直注意著周遭太多的陌生人,沒有接好望遠鏡。望遠鏡一不小心摔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真是尷尬極了。歐米人夫婦完全愣在那邊,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倆則是趕快幫忙日本夫婦,把四散的小零件撿起來。我心想,這支望遠鏡是報銷了,不知道是花多少錢買的。但日本伯伯有工程師性格,他竟然開始組裝那些四散的零件。而且竟然在不到一分鐘之內組裝完成。原來那本來就是一支組合式的望遠鏡,零件雖然四散但沒有零件是碎掉的,所以組合得回去。日本伯伯重新拿起望遠鏡試試看,完全沒有問題。『Made in Japan!』他指著這支望遠鏡對歐米人夫婦說。大家大笑。

此時白金漢宮內的交接結束了。大家紛紛擠上前。由於我們已經卡到最好的位置,這回順利的拍到不錯的照片。



『有空到台灣來玩!』離開前,我們對日本夫婦這麼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