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1

大隱於市

週末,香港的夜晚。

可以隱沒在人群之中。


安靜的隱身於嘈雜的人海當中。

周遭的陌生人群,
像大海裏整群的沙丁魚,
像微血管內努力向前移動的血球,
像半導體當中感受到電場牽引的一大群電子。

淹沒耳朵的,是龐大沙丁魚群快速游過的水流聲,血球在血管內彼此用力擠來擠去的摩擦聲,以及電子流在各個電洞之間移動而發出的巨大電子噪聲。

看著這些陌生人移動,很適合思考人生的意義。

記不得,是不是譚楷,在<西北利亞一小站>獲獎感言當中提到的?文化大革命,最艱難絕望的時候,他從高樓上往下望。看著大樓底下,如螻蟻般來來往往的人群,忠奸難辨。於是,再度得到了活下去的念頭。


雖然不是活在文化大革命最艱難絕望的時刻,
自己為什麼而活,還是得認真的想一想。
當人們像沙丁魚一般移動時,
我,做為其中一條沙丁魚,
思考一下沙丁魚存在的意義,
即使找不到完美的答案,
至少可以讓造物者開心的笑一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