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6

壞人相對論

在一群綿羊當中,狗就像是壞人。但是在狼群之中,狗就是溫馴良善的動物了。

甲殼公司的某一個某戶M,向甲殼公司下訂單,訂購了某一款多媒體播放晶片。後來因為銷售的情況不好,並沒有把訂單當中的晶片全數拉走。於是有一些堆積在代理商的手上,有一些堆積在甲殼公司的倉庫中。

於是我們向對方詢問,他們打算怎麼處理。

對方的總經理,是一位諳謀略而稍顯深沈、看起來像是個山寨頭子的人物,我們姑且稱他做A先生吧。他的手下有一位副總經理,是一位看起來較不深沈但較為圓滑的角色,以B先生稱之。B先生是我們交手的主要對象,訂單的價格也是和他談的。B先生對這事的講法一直是:當初他們與甲殼公司約定了一個價格方案,如果銷售做到某一個數量,則甲殼公司會退給他們一筆金額。如果沒有做到,只不過是拿不到這一筆錢,並不是一定要把貨拉走。但是甲殼公司拿到的是一張訂單,而不是數量的預測。下了訂單意謂要拉貨,否則日後雙方無法互信。

於是我們把當初訂單的影本,附在電子郵件當中,寄給A先生。一方面擺低姿態,說他們不把貨拉走,我們很為難,並且用各種說法,玩各種數字遊戲,安排了一個特惠方案,說明他們如果願意一次把這批貨拉走,每顆晶片的單價是很划算的。另一方面,用附件來推翻B先生的說法。並在郵件的字裏行間,傳達了訂單信用的重要性:如果下了訂單卻不拉貨,以後很難做生意云云。

當天和A先生聯絡,A先生說他需要兩三天,和他的部屬們討論做法。但基本上他表達了某種善意,表示並不是他不想解決問題,只是現在這些貨太難賣,他要先想辦法清掉他自己手上的庫存、以及他的客戶手上的庫存。大家的庫存都清空之後,才能拉貨。

幾天後,我們再次聯絡A先生和B先生。A先生說沒有辦法一次把貨拉走。在電話中,談判的進展不太順利。在攤牌的過程中,我們委婉的表示:訂單的責任還是在他們身上。於是,A先生說,訂單不是他簽的字。他不認帳。

可是,訂單明明就是他簽的字啊。

A先生說,他沒有簽過這一張訂單。

連簽了名的訂單都可以否認,於是我們問了一連串的問題:A先生的意思是說,這張訂單是偽造的?是他底下的人擅自做的、或是他認為代理商偽造了?由於簽名是他的,下一次的訂單,我們如何認定是真實的或是偽造的?對於這一堆問題,他說:他已經把話講得夠明白了。剩下來是甲殼公司與代理商之間的問題,請不要把他捲入其中。

由於沒有辦法再談下去了,我們禮貌地結束了電話會議。事情很明顯:如果那張訂單是偽造的,而且他不知情,他早就會否認有訂單一事,最遲在他看到e-mail的當時,就應該會跳起來大聲否認。但他沒有這麼做。顯然是後來被逼急了,乾脆全盤否認。

果真是一樣米養百樣人。睜眼說瞎話這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們能做什麼呢?一度曾經很想不再跟他們做生意。但是在商言商,最終我聽進了澳門主管的金玉良言:能屈能伸大丈夫。在狼群中,就要學會與狼共舞。

1 則留言:

isometry 提到...

誇張到爆炸...沒有商業手段跟法律途徑可以讓他們付出啥代價嗎?

"學會與狼共舞"是指甲殼還要繼續跟他們做生意???
甲殼裡面的螃蟹不知要用怎樣的態度去處理那家公司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