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6

JAL修行(6-4)HND-CTS-HKG-TPE


今天要搭三趟飛機。所有的boarding pass如上圖。
2009 May 31 (Sun) JL527 HDN-CTS, CX581 CTS-HKG, CX408 HKG-TPE

修行的最後一天。早上搭京急巴士到羽田機場。
在七十一號櫃台報到(下圖左),處理國際線轉乘。所有的行李在此託運,直接送台北。並拿到了三段航班的boarding pass。



到達新千歲機場之後,在機場閒逛(上圖中、右)。然後到國際線的搭乘入口。人很多,但只有一處X光入口,所以隊伍排得很長。這時被國泰的地勤找了過去。原來是同行的日本友人向國泰確認行李的問題, 結果國泰說:boarding pass要更換、行李要重新過X光。

搞了好一陣子才處理完boarding pass的事,拿到後兩段航程的新boarding pass(下圖左),接著為了過X光檢查,排隊等了很久。過了海關之後,上樓梯可以到候機廳的各個登機口。不上樓梯,在右手邊有OneWorld Alliance的小小的lounge可以休息一下。(下圖右)




這個lounge真的小得可憐(上圖左、右),裏頭擠了一對香港couple、一個看起來高傲的多金歐巴桑,後來進來了一對法國香港聯姻的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小男孩。兩個『猴死囡仔』在小得可憐的lounge當中大吼大叫、東奔西跑,充分顯露出家教的品質,以至於多金歐巴桑也不免對他們用英文兇兩句。(不過小孩是操法語。用英文罵,不知道有沒有用?)偷偷向櫃台人員查詢,還好猴死囡仔一家、以及高傲的多金歐巴桑,都不是坐在upper deck。否則一定要想辦法換位子。

雖然lounge裏頭很小,但外面更擠。因為新千歲機場主要還是飛國內線的班機居多,加上日本大概也不太想搭理外國人,所以國際線的區域小得可憐。因此lounge對於等待轉機還是有少許幫助。登機時,其他乘客是在上面一層樓的候機大廳的登機口搭機,而lounge的使用者可以在lounge出口的右側秘密通道,走專用的登機口。這一點設計很貼心。



(上圖:飛機餐的記錄)

到了香港,接著要搭CX末班機回台北,結束全部的修行計劃。這一次的修行,從最早的一班台北飛香港的CX開始,以最晚的一班香港飛台北的CX結束。由於第二天一早還要出差,因此用香港機場國泰休息室的淋浴間,先行沐浴一番。如此,回到台灣之後可以立刻就寢,迎接第二天以後的另外四趟飛行。

(下圖:國泰休息室『玉衡堂』的淋浴間。這裏的淋浴間比國泰香港機場其他幾間lounge的來得大一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