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4

[韓國印象]島先生(1)

在聊島先生這個人之前,先來聊聊他的名字吧。
島先生這個名字,可不是我們幫他取的。這是他的e-mail account的名字。


我的英文名稱是中文的音譯。這是我在試用Friedrich以及Jeff等英文名字之後,所做的『政治正確』的選擇。外國人沒有辦法正確的唸這些拼音,因此習慣用音譯字首的字母做為縮寫,拿這兩個字母來代替我的名字。這樣他們也比較容易唸。

在火星,除了使用中文音譯之外,另外還有三大族群。第一種是使用正統的英文名字。這一類佔了大多數,因此我的週遭有不少的Eric和不少的Brian。有的人為了和別人不同,會去選擇比較稀有的名字,例如Ricardo, Jose這一類的西班牙名字,或是把外國的人的姓拿來當名字,例如Ryan,本來是姓,不過後來也有人拿來當做名。我最終之所以不選這一類的名字,是因為我實在不是另一個Eric, Brian或者Jeff。這些名字各自有他的內涵,但我的中文名字沒有辦法和他們對上。我不可能用一個『上帝是我的仲裁者』之類的名字。拿一個日耳曼人或西班牙人的名字放在我身上,我也無法適應。

第二種名字是第一類英文名字的變型。例如Aaron變成Arron或Stanley變成Stanely。這個做法的好處是和別人不同,可能的困擾是別人把它當做拼字錯誤。既然我沒有選擇第一種做法,自然不會做這種選擇。

第三種名字則完全不受任何限制。這一類的名字當中,最經典的是我們的朋友Riri。在島先生的公司當中,有很大的比例,是使用這種方法取英文名字的。(似乎只有他們是這樣。其他的客戶還是有不少人用英文名字。)我完全沒有概念,為什麼島先生要叫『島』,而他的大老闆要叫做『綠洲』?

後來有一次機會。我碰到了他們公司在台灣branch的一個小女生,於是問她: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小女生說,韓國人曾經努力去漢化。學校只教漢字閱讀,所有的書寫都已改為韓文,在公眾場合幾乎不使用漢字。韓文是拼音文字,不使用漢字的結果,造成同音字太多,有時會造成困擾。姓名是其中之一:如果不考慮漢字,姓名的拼音很容易完全相同。在他們的公司裏,要找一個人的e-mail或分機,結果在通訊錄中搜尋到二三十個同名同姓的,是稀鬆平常的事。取英文名字在他們公司也不太管用:太多姓金、李或是姓朴的人,如果都叫Eric或是Jeff,也分不出來誰是誰。於是『島』或者『綠洲』就出現了。其中有一些人還是有英文的名字,但大家都沒辦法把人和他的英文名字連起來,久了之後就不用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