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7

小狗教我的事(2)


容我在此向各位介紹小夏

小夏,約克夏㹴。兩歲八個月。

據說約克夏㹴的祖先是捕鼠專家,然而牠們很早就得到了英國皇家與貴族的喜愛,而不再做這一行。雖說不再捕鼠了,但是小夏的日常玩樂活動,仍然充滿了狩獵的味道。牠喜歡玩小狗版的扮家家酒:把玩具當做獵物,自己躲在暗處,把頭壓低,觀察動靜。一旦獵物移動,立刻衝上去,咬住喉嚨使勁甩斷。散步時,看到鳥類,也有相同的反應:停下來,壓低身體,觀察動靜。

小夏是社交名媛。小夏還小的時候,偶爾需要請朋友幫忙短期照顧,這位朋友家中有一群雪納瑞犬。和雪納瑞家族的互動中,小夏很快地發展了牠的社交能力。狗有天生的肢體語言,表達牠們的情緒。狗與狗之間,會互相傳遞安定訊號。沒有所謂『不會讀空氣』、不會察顏觀色的狗。幾隻狗在一起,很容易就能建立穩定的社群階級。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有互動問題狗,多半屬於『獨生子女』型,沒有機會和別的狗打交道,才會在變成和其他狗互動時失控。在小狗眼中,那些狗表現得和人類一樣差。

『寓教於樂』用在小夏身上再恰當不過了。人類教小狗各種把戲或者指令與任務,小狗永遠覺得那是人類和牠玩遊戲。所以不論是緝毒犬、狩獵犬或是看門犬,全都是樂在其中。只要能玩得愉快,老狗可以持續學新把戲,對身心健康都好。小夏的生命是為了玩樂而存在,甚至連吃飯,對小夏而言,都是一件充滿樂趣的遊戲。牠會把狗飼料顆粒或是啃到一半的骨頭拋起,假裝獵物要逃跑了,然後追蹤和打滾,接下來又是一場小狗家家酒的開始。

人們一方面贊許狗是忠心的,一方面在言語上卻又極力貶低牠們。日常用語當中,處處可以看到這一類抹黑的說法:走狗、狼心狗肺、狗嘴吐不出象牙、狗眼看人低。事實上,狗是人類的一面鏡子。狗從不會這樣看人。牠不會打從心裡瞧不起你我的嗅覺和聽覺能力如此差勁,也不會用狗嘴挖苦諷刺人類對情緒的控制以及感知能力的欠缺。一旦牠視你為家人,牠總是願意原諒你對牠的壞脾氣,永遠在下一刻用笑臉迎向你,而我們稱此為狼心『狗肺』。


繼續閱讀
小狗教我的事
小狗教我的事(3)——我讀《別跟狗爭老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