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2

當主廚遇上Web2.0 ── おしどり食記


踏進位於六樓的餐廳,在吧台後方的老闆立刻大聲喊出『歡迎光臨』。

我們說明了身分:是來自札幌大倉飯店的台灣旅客,先前請飯店人員協助預約了。老闆點頭微笑,請我們坐在吧台前。並立刻送上了前菜:北海道的蘆筍搭配海膽。也許是氣候使然,北海道的蘆筍巨大無比。小巧的台灣蘆筍如果比做人類,那麼,北海道的綠蘆筍就是黑熊、白蘆筍就是白熊了。不過無論黑熊白熊,都很美味。


おしどり(意思是『鴛鴦』)位於札幌的すすきの,是一家小小的餐廳。吧台大約六個座位,其他座席大約十來個。老闆身兼主廚,老闆娘則是忙裏忙外。我們到得早,此時餐廳裏只有另一位坐在吧台的顧客。在我們研究菜單和飲料的同時,老闆一面為另外的那位顧客上菜,一面和我們聊天。協助我們訂位的友人S小姐告訴老闆:客人來自台灣。因此,老闆拿出了中文版的『旅遊手指書』──依照食衣住行,畫了許多小小的圖畫,附有中文和日文。『旅遊手指書』《旅の指さし会話帳》原本是日本人到國外旅遊的小工具,幫助不會說法文、義大利文、中文乃至泰文的日本人在國外溝通,使用極為方便。以台灣版為例,不會講中文和台語的日本人,要吃小籠包或蚵仔煎,只要指一指圖,就可以順利溝通了。後來同一家出版社也出版了給外國人在日本使用的版本,裏面的語彙和日本旅遊相關,例如食物,從小籠包換成了做壽司的各種食材。老闆很抱歉的說,給外國人在日本使用的手指書,只有中國版,書裏書外都是簡體字,雖然他知道台灣不是中國。

我們十分感謝老闆的細心,請他不用抱歉。老闆此時展示了其他裝備,其中包括手指書的義大利版。原來他的客群相當國際化,而且最近剛剛去了義大利一趟。老闆和我們談起了關於義大利的種種趣事。比方說,義大利人要喝酒,和日本顧客要喝酒,說話時,手勢是不同的。日本人的喝酒手勢,是在嘴巴前,用姆指和食指,兩指之間彷彿拿著小小的隱形酒杯,然後,手腕一轉,ㄙㄨ的一聲,把隱形小酒杯當中的清酒一口啜飲而盡。但義大利人喝酒手勢,是在胸前握拳,彷彿拿著大大的啤酒杯的手把,然後,整個頭往後仰,拳頭抬高,把隱形啤酒咕嚕咕嚕地從嘴吧灌進肚子裏。說到開心處,他還拿出了特殊裝備,是一支光學筆。用光學筆掃描了中文版『旅遊手指書』某頁的圖旁邊的特殊符號,光學筆竟然唸出了『請再給我一碗白飯』。我對那支會說北京腔中文的光學筆真是大為贊歎。老闆再用這支筆表演義大利文。這使我們不得不誇讚他的壽司店的設備真是十足的『國際化』。

今日的特選食材,有巨大的牡丹蝦、北海道鮑魚、醋漬鯖魚棒壽司。在北海道,海鮮的美味就不用多說了。倒是老闆特別為我們解釋『蝦夷鮑』為什麼是漁夫的秘傳美食。他用肢體動作,表演了漁夫撈起鮑魚後,先確定四下無人,刀子一挖,就把鮑魚挖下,塞入口中。這道菜如今上桌,為了保持秘傳美食的原味,鮑魚仍舊浸在海水裏上桌,海水的淡淡鹹味,成了最佳的調味料。除了直接食用,另一種方式是搭配海膽一起下肚。『真是太美味了!』我們對漁夫的秘傳美食,發出了如此的贊歎。此時老闆教了我們一句贊美如此美味的北海道方言:『なまらうまいベアー』。我們跟著老闆,用義大利人唱歌劇的方法,大聲詠唱:Namara-umai-bear!做為小店的主廚,不只講究廚藝,還得娛樂來客。我看他的演出,唱作俱佳,難怪這樣隱密的小店竟然會有外國人找上門。

手指書雖然很有用,但海鮮的種類太多,並不是所有的溝通,都可以靠手指書完成。諸多壽司之中,有一個魚卵壽司,但我們搞不清楚那是什麼魚,只知道北海道盛產該魚卵。老闆此時拿出了令我驚歎的道具:手機。他在手機上輸入某種魚的名稱,先給我們看片假名:『カジカ』。然後,手機上網,透過網路,即時得到翻譯『杜父魚』。仍舊不知道是什麼魚嗎?那麼再wiki一下,此時連杜父魚的照片都有了。因此,老闆與他的顧客的溝通方式,從最古早的看圖說話,進步到會發出人聲的光學筆,再進化到web 2.0。以後會用什麼方式溝通?也許靠iPhone的siri。當我們對著iPhone問:『カジカ的中文名稱是什麼?』或許下一代手機會用語音回答我,並且給我看照片。

看著小小的店面,逐漸坐滿用餐的顧客,我忽然覺得,這個世界真奇妙。以前知道北海道的農家相當先進。漫漫寒冬,幾乎無法面對面做生意,因此,他們早就使用了先進的網路,一切農產運銷,都依靠電子商務,而非實體的商店。現在又看到壽司師傅竟然用手機跟外國食客溝通無礙,有一種夢幻的感覺。此時覺得那些做smart phone的、寫app的,正在做改變人類的事。不只是幫助遠方的人們溝通,而且創造了許多原本不存在的溝通方式。


おしどり地址:北海道札幌市すすきの南4条西3丁目 第2グリーンビル6階


繼續閱讀:
深秋放暑假── おしどり食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