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0

壞孩子一號與二號

I.
私下為客戶的每一位仁兄,擅自取了誇張的綽號,是不恰當的行為。

不過,這麼做是不得已的。因為在下不善於記憶別人的容貌,這樣實在不適合做生意人。然而,工作的需要,不得不四處拜訪客戶。與別人交換名片之後,如果沒有立刻在名片背面做註記,下次再碰面時,肯定分不出誰是張三、誰是李四。為了解決這個大問題,只好使出此等卑劣的手段。

如果能把對方的長相和熟人聯想,例如張三跟OOO同仁長得像,就可以把張三聯想為OOO同仁失散多年的哥哥。不過大部分人無法利用這種方式聯想。為了更有效記住對方的長相,必須針對其特點,做誇張的想像。比方說李四有英挺的大鼻子,我只好以漫畫的方式,把他的大鼻子想像得更誇大,然後用力在他的鼻孔塞入兩個『李子』。以上的影像具象化之後,下次碰到李四,第一時間就可以正確叫出『李先生』,讓對方倍感溫馨。

我覺得我愈來愈像奸商了。

這次遇到一大堆日本工程師,每個人的名字都很難記。於是,新綽號不斷產生。工程師之中,有兩位精英份子,被我歸為同一類,其中一人曾經被他的主管在玩笑當中喚為"bad boy"。看看也頗為符合其形象。於是,我擅自為他們組了個團體,比照搞笑二人組『好孩子』,把他們稱為『壞孩子』。


II. Bad Boy #1
壞孩子一號,看起來能力很強。即使現在的職稱是工程師,但實際上,在一群人當中,已經是個leader了。壞孩子一號今年已39歲,有個11歲的小孩,但是壞孩子一號看起來卻像是三十出的年輕人。從日本來台灣出差時,甲殼公司位於新竹,他卻想住在台北的旅館,選的是中山北路接近林森北路的地方。看來他是想在晚上到林森北路放鬆一下,喝個兩杯。他的主管因此說他是個bad boy,要我們不要讓他住在台北。

去拜訪客戶時,問壞孩子一號:這個合作案,是否算是正式成案了?他說沒錯,雖然沒有從主管的口中說出來,但他覺得晚上的餐會,主管應該會親口說出。

不料壞孩子一號的主管比壞孩子更壞,比在下更像奸商。整個晚上,即使我們的日本辦公室的同仁不斷勸酒,或是壞孩子一號在一旁全力搞笑、娛樂其主管,那一位胖胖的主管始終沒有親口承諾這個案子已成案了。胖主管只說:先順利做出prototype(樣機)再說吧。

餐後大家互道再見,客戶到車站搭車去了,日本辦公室的同仁也紛紛離開,唯有壞孩子一號和二號還沒和我們分開。壞孩子一號讓壞孩子二號先和大家道別之後,單獨留下來的他,才向我們鞠躬說:萬分抱歉!

看起來他雖是個壞孩子,但是有顆好心。


II. Bad Boy #2
壞孩子二號是個看起來非常smart的人。聰明而且英語說得好。私下叫他『壞孩子』,只是因為在眾多工程師當中,看來他們倆最有影響力,因此只好擅自幫他們組團了。

第一次見到壞孩子二號時,是對方來台灣出差的場合。可能是怕這裏天氣熱,來自日本的每一位都穿著休閑。在這樣的打扮之下,壞孩子二號看起來只有二十七、八歲,剛從大學畢業的樣子。第二次碰到他,是在日本。這次因為碰到了一大群工程師,所以每一位都做了仔細的自我介紹,特別是工作上負責哪個方面。輪到壞孩子二號時,他一開口就說:『我負責的部分,比其他人稍稍困難一點...。』果然是個聰明又有點自負的傢伙。

壞孩子二號不只英文說得很流利,他的日文的名字,也可以直接拿來當英文名字。因此我最初的猜測,他的父母可能在國外待過。這一點後來由壞孩子一號的口中得到某種程度的證實。

據說壞孩子二號喜歡足球,每個週末都會去踢足球。於是,下個週一上班時,整個人一副累壞了的樣子。在日本和壞孩子們的主管共進晚餐時,壞孩子的大主管說:壞孩子二號看起來就像是個打工族。在公司上班,好像到便利商店打工。

說實在的,他看起來的確像是個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傢伙。二十七、八歲,剛從大學畢業,聰明才智應付便利商店的工作綽綽有餘,精力多半花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

後來當我知道壞孩子二號已經三十七歲,真是嚇了一跳。保養得真好啊!

然而,和壞孩子一號不同的是:壞孩子二號的女兒才一歲多。私下的猜測:恐怕是玩心未泯,和女友一直拖到最後一刻才不得不互許承諾。果真如此,那麼壞孩子的稱號就當之無愧了。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樣入微的觀察推想和生動的描寫,感覺也像是篇小說的草稿了:) (April)

叛徒(PANTU) 提到...

謝謝留言。擅自幫別人取綽號的不當的行為,還得到贊美,真是不好意思。

isometry 提到...

很喜歡看叛徒寫人物的文章, 詼諧有趣但卻深刻.
不過, 叛徒顯然不是奸商, 沒有奸商會說自己是奸商...哈
btw, 工程師幹很久的原因有很多, 但深植於內在(揮之不去?)的工程師人格特質, 似乎是共通點...XD

叛徒(PANTU) 提到...

謝謝鼓勵。
哪天Isometry同意,也讓我拿來練習做人物速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