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0

Taking Woodstock to Mars —— 我看《胡士托風波》

十月十日,週六上午10:30的早場,新竹的大遠百威秀影城,裏頭大概只有十位觀眾。


壓抑的Elliot,為了解決父母的小旅館面臨的財務危機,從紐約回到小鎮上幫忙,並意外地成為了胡士托音樂節的催生者。小鎮居民即使反彈,仍擋不住五十萬的人潮。音樂節轟轟烈烈地開了三天三夜。

而Elliot也在時代的洪流之中,重新認識了自己。

從時代的洪流來看,每個人都不過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就像劇中的嬉皮對Elliot說的『星空底下、電子音樂之中的一大堆螞蟻』當中的一隻。但對於個人來說,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走一條別人不曾走過、也不會再有人走過的人生旅程。這個旅程可說是奇幻之旅了。壓抑的Elliot,看到老爸老媽跟地痞對幹起來,聽說老爸竟然會對變裝保全侃侃而談,聽到變裝的保全跟他說:我自己知道怎麼回事就好,it does make everyone easier,在酒吧辛勞工作時意外發現自己是個"底迪",還有老爸老媽在吃了加料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之後,因為藥物的作用,瘋狂地大笑、完全地解放、然後意外地抖出了醜惡的真實(咦?這不是隔壁廳放映的另一部早場片名嗎)。然後,當音樂節結束時,年輕男女紛紛離開,他也暫時走完一段奇幻之旅、誠實地面對自我、並準備往另一段旅程出發。Elliot催生了音樂節的同時,音樂節也在Elliot的內心當中,催生了些什麼。

對我以及所有火星人而言,這裏只不過是旅程中的一站,就像是Elliot在旅館或酒吧裏的工作。音樂季結束時,年輕的男女都將紛紛離開。重要的是,我是否誠實地面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