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4

大學教育在火星

我有好幾位大學時代的同學,現在是大學教授。我們需要徵才,而他們會推薦學生。有一點像是食物鏈上下游的關係。其中一位,推薦了不少他的學生進入我們甲殼公司。今年他又成功地推薦了一位。他說,以後實驗室的尾牙,就要看我們的業績了。

我偶爾會去拜訪同學,感謝他們的大力幫忙,並希望他繼續推薦優秀的門生加入我們。拜訪的時候,聊的話題,多半繞著各自的工作打轉。職場上會發生的事情,其實是很相像的,這和你身在學術界或是工業界,沒有多大的關係。

首先,我要為project當中某些職缺找人而煩惱,要去拜訪大學同學,或者要用自己的假期,去和可能的人選吃飯。同學則告訴我,他們也要為他的學生的來源煩惱,就像我為徵才而煩惱一樣。為此,可能要啟動一個長達兩年的計畫,放長線釣大魚。首先,要開一些大二大三的必修課,在學生心目中留下很好的印象,例如上課生動風趣,學問淵博等等。然後,學生就在在做專題實驗時,加入這些老師的實驗室。這樣,老師就有機會把學生吸引住,未來唸研究所時,繼續待在這個實驗室。

『聽起來是個很不錯的計畫啊!』我這麼說。

『可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同學歎氣。因為政府弄了所謂的『卓越計畫』,各大學忽然開始大量擴張研究所的規模。以台大電機為例,他們的研究生招生人數,已經超過了大學部的畢業生人數。也就是說,就算台大電機的所有的畢業生都去唸台大的研究所,他們還是招不滿研究生。因此,我在清大教書的同學,可能放了兩三年的長線,在收網的時候,學生忽然就被台大搶走了,然後招收不到本校大學部的畢業生,來的是近年如雨後春荀般冒出的新大學的畢業生。

『你聽過「一所大學」的笑話嗎?』據說某一位被稱為『X美人』的名主持人詢問來賓的學歷。對方答曰大學。名主持人問『那一所大學呀?』來賓答『「義守」大學』。名主持人反問『是啊,我知道是「一所」大學,但倒底是那一所大學呀?』

大夥兒笑得很開心,但是收到這一些大學的畢業生進自己的實驗室,可就不是笑話了。同學自己要為升等而努力,但是研究生要畢業,他們的實驗和論文也不能不顧。如果收到的學生實驗能力不佳,不會程式,或是論文一塌糊塗,需要老師下來改作文,都是很頭痛的事。這樣的學生,到職場之後,就成為食物鏈下游生物的麻煩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