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7

韓國印象(8) 從韓國人吃狗肉談起(下)

其實我還滿喜歡九把刀的文章。而且我不吃狗肉,我也反對以殘忍的方式屠宰食用動物。但對於別人的食文化的差異一事,特別是九把刀將『雖然我不同意你們吃狗,但我誓死捍衛你們吃狗的權力』視為『假知識份子』的矯情言論,我必須寫下我的看法。

九把刀同意這世上有人不吃牛肉,因為這些人對牛有特別的感情。同樣的,九把刀不吃狗肉,而且想要向韓國政府抗議,是因為他對狗有特別的感情。這世上,另外還有一些人,他對牛或狗的感情,沒有這麼深。但這是主觀的感受,沒有誰對誰錯,也不是哪個人的感受比另一個人『更正確』。除了感受之外,包括個人的價值觀以及信仰,也都是主觀的事,在某一個人身上成立時,不一定能套用在另一個人身上。不吃牛(或狗)的人,有自己的對牛(或狗)的感情。但當他指責吃牛(或狗)的人比他更殘忍時,其實是把自己的感受、價值觀或信仰,硬生生地套在別人身上。偏偏『食文化』的差距如此巨大:越南人吃鴨仔蛋,我們有人可能認為好噁心、好殘忍,怎麼裏面已經有小鴨了還拿來吃?伊斯蘭教徒不吃豬、猶太人不吃血、西方人不吃皮蛋和臭豆腐、九把刀和我不吃狗,各有各的原因。你可以說服別人了解你的感受、讓別人願意和你做相同的事。但是,在說服別人之前,必須先了解並尊重別人和你的差異。

『雖然我不同意你們吃狗,但我誓死捍衛你們吃狗的權力。』九把刀認為:說這話的人矯情,他才是行動派。但我認為恰好不是這樣。相反的,我認為尊重差異是很重要而且很基本的事。我們常常覺得美國是霸權、中國是霸權。霸權之所以那麼令人厭惡,就是因為他們強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的身上。讓我舉一個例子吧:中國認為台獨、藏獨和疆獨都是不對的,誰想要把這些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誰就是大中華民族的罪人。這三種分離主義當中,台獨可能更傷害中國的民族情感。對他們來說,至少藏族和回族不是與漢族,然而台灣的人民,除了原住民之外,其祖先有好大的比例是明末清初從中國大陸移民過去的漢人。誰要撕裂他們『血濃於水』的感情,誰就是他們的敵人。如果今天,對岸的人強把他們『血濃於水』的感情,套在你的身上,然而假設(僅僅是假設,因為我不知道讀者的立場)你偏偏認為台灣根本和中國大陸已經是兩個不同的國家,這時,你會有什麼反應?你會認為,對岸的廣大群眾,根本不了解主張『台灣和中國大陸已經是兩個不同的國家』的台灣人在想什麼、以及為什麼這麼想(大概也不願花時間了解吧)。你會認為他們不尊重少數的差異,而要強把自己的情感套在別人身上。因此你會稱對方為霸權。如果我們認為這種做法是霸權,現在我們卻要把我們自己的感受、價值觀套在別的民族的身上,而且認為有不同想法的人矯情?

我必須承認,當我和韓國人接觸愈多,我愈認為自己並不理解韓國。九把刀絕對只會比我更不了解韓國人。當我們說我們要愛『人類最忠心的朋友』的同時,有沒有想過:在還不了解別的民族是怎麼一回事之前,就認為自己的價值觀是普世的,而且要把它套在別人身上,對別人是什麼意思?那個民族可不只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而已,他們根本就是人類族群的一支! 現在有人認為要捍衛別人的食文化,或許只是他的論述能力較差,就變成了矯情的『假知識分子』?

理解人與人的差異(或者族群與族群的差異)愈多,會讓自己愈發認識自己,而且可以把別人(或是別的民族)當做一面鏡子。鏡子不是為了要照出自己比別人更優越、更文明或更道德,而是要照出自己和他人的不同,於是,自大或狂妄的我,因為鏡子而謙卑下來。你可知道:在許多韓國人的眼中,自稱是『禮義之邦』的中華民族,其實一點也不有禮,而且可能比其他民族更自私?這就好比稱為『大和民族』的日本,自以為自己比別的民族更重視『和』,但諷刺的是,這個民族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亞洲最大規模的一次戰爭,殘殺了許多鄰國的人,也讓自己人傷亡無數。要真實地看到自己,往往必須透過別人的眼。在這之前,必須先理解差異,並尊重差異。否則,看到的只有自己本來就理解的,其他什麼都看不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