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6

韓國印象(7) 從韓國人吃狗肉談起 (上)

前一陣子,因為韓國人打算將吃狗肉合法化,網路上出現了論戰。

知名的作家九把刀在自由時報的讀者投書版,堅決反對將吃狗肉合法化。他認為這種事可不是『別人的家務事』,就好比西藏發生血腥鎮暴,或者是非洲民族的女性割禮。這些殘酷的事件,國際成員不應該置之不理。九把刀的原文請參閱為什麼要反對韓國人合法化吃狗?隨後的進一步論述請參考<反對南韓人合法化吃狗2>靈魂裡最柔軟的地方

隔天,有讀者回應九把刀的投書。這位讀者認為:這個議題固然有討論的空間,但吃牛肉的人不能因為食文化的不同,而指責吃狗肉的人。他認為,西藏鎮暴或者女性割禮是人權問題。吃狗肉是否血腥並非人權議題,最多是動物權的問題。吃狗肉是否殘忍固然可議,但吃牛肉的人,沒有資格指責吃狗肉的人殘忍。台灣的農業社會本來不吃牛,其原因牽涉到農業社會對牛的勞動的情感。但受到西方文化霸權的影響,牛肉大舉傾銷,吃牛也變得合理了。同樣的,台灣人吃動物內臟,外國人不吃,如果他們因此對我們指指點點,這是對不同的食文化的不尊重。

對我而言,我並不是那麼喜歡韓國人,和他們交手,也深深地感受到強烈的文化差異。同時我也是愛狗人士(而不是愛貓一族),對於九把刀的某些論述(只有某些,不是全部),我並不反對。但是,我必需告訴九把刀:你可以去表達你的觀點,甚至去向韓國人抗議,但是,請不要指著那些認為食文化必須尊重的人,是假知識分子,沒有自己的中心信仰。

而且,你可以有自己的信仰。但是,一旦你認為自己更『正確』,並且開始把你所相信的,強加在別人身上時,會產生很危險的事。

讓我們看一看歷史上發生過的事。許多人一直相信,同性戀是不被神所祝福的。即使到今天,反同性戀仍然是世界上許多地方的主流思想。這些同性戀的反對者當中,有不少人有很清楚的信仰或是生命的中心思想的。他們豈不是論述能力清晰有條?但是,主流思想不尊重少數差異的結果,最終就是有人遭迫害。做為一個異性戀者,你可以不認同同性戀,那是你的思想自由。但是,要把主流思想套在別人的身上?異性戀者有什麼權利說,他的觀點比同性戀者更正確?

不認同吃狗肉是一回事,反對以殘忍的方式屠宰動物是另一回事,反對別人將他們的食文化合法化,又是另一回事。這些議題,彼此的相關度其實並沒有那麼高。對這些議題,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並表達自己做此選擇的原因,以及說服他人做相同的選擇。但不論這些議題你選擇了哪一邊,我們『必須』尊重少數差異,並且不能把自己所相信的事,強加在別人的身上。這是『必須』,而不是一場論述而已。

ps. 我的立場:我反對以殘忍的方式屠宰食用動物。我自己不會去吃狗肉,因為這會傷害我對狗的情感。但我不是素食者。我不是那麼喜歡某些韓國人。我自己並不適應他們的文化,但在不適應的過程中,不斷地增強了我認同『尊重差異』的重要。對於韓國人怎麼處理他們的食文化一事,我認為,在表達我們自己的感受的同時,必須尊重別人的食文化和我們的差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