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8

Sketches of Spain

Miles Davis的爵士樂CD,《西班牙素描 (Sketches of Spain)》,現在正播放中。地點是樂天百貨蠶室店旁邊的Starbucks。

忽然有一種寂廖的感覺。

四周都是韓國人。兩個韓國小女生,快樂地不知道在聊些什麼。生活中的八卦吧?我猜。其中一個女生偶爾會往我這邊瞄過來。銘謝賜票,可是對不起,我是外星生物,是電影MIB裏的那種,潛藏在『一般人』當中,不同種類的生物,所以不會來電。

一對貴婦。她們談的可能不是生活中的八卦。是直銷或是保險?(這種想法有點令人倒胃口...)

不曉得。

一個可能在背書或者學語文的男生。看著書本,口中唸唸有辭。很想跟他講,如果不是正在學語言,『唸書』不是真的用『唸』的。唸那麼久,嘴吧很酸,但是大腦不一定會記下來。但是,怎麼和外國人說這個呢?

另外一個也在使用notebook的男生。不過他用的是Apple,不像我用聯想。(嗯...)
他可能正在上網?這裏有無線網路,不過要付費的,最少是一小時。

Miles Davis的小喇叭,會讓我想起家中養過的狗『小黑』。在牠之前,我們另外有一隻『史努比』。我們的史努比是一隻嚴肅的狗,但小黑是一隻快樂的,好動的,沒大沒小的雜種小獵犬。你問我狗也有嚴肅與輕浮之分?沒錯,不要懷疑。事實上,小黑身手敏捷,彈性很好,而且富有實驗精神。牠曾經自己開過水龍頭(但關不起來,因此急得汪汪大叫),還在家裏的小院子當中,用他的狗爪子抓住了一隻活生生的麻雀(我們是因為其他一百隻麻雀的驚叫而發現的)。有關小狗的種種回憶,帶來的快樂因子,在我腦中化為活潑的線條,開始和背景音樂的旋律對位。

於是,在韓國首爾,移居火星的我,聽著西班牙風情畫,回憶著小狗們,願牠們在天堂快樂。CD播完,美妙的對位結束,店員換下一張CD。於是,我再度披上大衣,推開店門,走向外頭零度的寒風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