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5

火星在線 (前言)



在入駐『火星』之前,我當了兩年大頭兵。在那裏,每天早上,需要做這樣的對話:

⋯⋯Julian Alpha報早班值勤,TO洞四,Charlie組值班,Julian Alpha洞勾,請問作戰官編號?
⋯⋯洞三六。
⋯⋯收到洞三六,謝謝作戰官!

當兵時,天天想著趕快退伍,並且希望在退伍的同時,可以把這些硬生生背下來的口令和SOP全部扔掉。沒想到,真的退伍之後,才發現,我一直想要扔掉的,可能是人生當中,青春的、如黃金一般的、逝去就再也不回來的兩年。就算我真的硬下心來,想要把它們扔掉,這可不是硬碟,說delete就能delete,說format就能format的。


入駐火星之後,我周遭的人們,是用這樣的方式在講話的:

⋯⋯這位SW的coding能力不錯,但是不熟gdb,因此kernal panic的問題,今天才解掉,而出現18Mbps的數字。
⋯⋯這三個log,請問是do-all 嗎?看起來scan都fail,device 55甚至連power-on-reset都 fail。1.2V的其實三顆都很大,device 57 & 53雖然pass,但其實都在45,46mA的範圍,很margin。其他pass的die其1.2V的value也這麼危險嗎。

有一點像日語,不是嗎?一些漢字,夾雜一些外來語。


在這種環境待久了,偶爾會回想以前的日子。於是,在夏日週四的下午,烏雲密布,午後雷陣雨即將大作時,我會心頭一緊,心裏想著,今天更換戰備,恐怕是一件麻煩事了!繼而轉念:我都退伍這麼久了,『地球』更換戰備,關火星上的我什麼鳥事?

這一類的念頭反覆出現,於是興起了,把這些事記下來的念頭。用什麼方法記載比較好呢?就用字典式的好了。這多少受到韓少功《馬橋詞典》,以及村上春樹《終於悲哀的外國語》的影響。

1 則留言:

YB 提到...

好耶!
快快寫一版叛徒版的"地球詞典",肯定會很有趣
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