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6

八局上

第八局上半,椎名喬平上場。球隊正以1:3落後。

身為代打,此刻是椎名喬平在甲子園的初次登場。他不斷對自己說:一定要上壘!

八月二十一日,週四,富山商業高等學校的棒球選手們起了個大清早。這一天,是他們在第96回全國高等學校棒球選手權大會,也就是通稱甲子園夏季全國大賽,第三回合賽事。比賽排在當天早上的第一戰,對手是來自新潟的強敵:日本文理高等學校。球員們得早早抵達球場,提前一個小時開始熱身和練習。

今年的比賽,受到第十一號颱風的影響,延遲了兩天開幕,是前所未見的事。颱風過後,天氣一直不太穩定,球場上空偶有降雨,比賽多多少少受此影響。球員們的心情,也跟著不穩定的天候而起伏。然而不論有多少意外狀況,富山商終究順利通過前兩輪賽事,來到了第三回合。富山商上一次晉級甲子園夏季全國大賽,距今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在地方上,這可是件大事。因此,規模龐大的啦啦隊,和球員們一同,自富山長途跋涉至大阪。今天,他們和其他的觀眾一樣,早在上午七點,甲子園球場開門的第一時間,就和其他的球迷觀眾們一同,魚貫進入球場觀眾席。至於觀眾,人數則是超乎想像的多。大清早從大阪往甲子園的列車,與一般通勤方向相反,此時卻班班客滿。從乘客的裝扮,就可以知道,他們幾乎都是球迷,而且大多數是經驗豐富的觀戰者。大夥在甲子園車站魚貫而下。七點球場開門之前,入口處已出現聲勢浩大而壯觀的隊伍,規模絕對不遜於迪士尼等大型遊樂園。一方面這已是第三回合的精采賽事,另一方面,當天第二戰是地主隊大阪桐蔭出賽,人潮因此也增加了不少。

椎名喬平以及雙胞胎弟弟浩平,初中時代就是軟式棒球隊的隊員,當時他們是一對搭檔:浩平是投手,喬平則是捕手。所屬球隊當年曾經打入全國賽事的準決賽。現在他們已經高中三年級了,弟弟浩平在前兩回合賽事當中,都被教練安排在第一棒,而喬平則是代打,至今仍沒有機會正式站上甲子園球場的打擊區。賽前半小時,兩隊各有一段時間,可以在球場上做最後的正式練習。這一回合,富山商先攻,球隊休息區排在一壘側。日本文理後攻,正式練習也安排在富山商之後。富山商的練習時間結束下場,換由日本文理登場練習,對方的管樂隊也開始在一旁助威。椎名喬平看著對方的教練擊球讓對手球員接球暖身,心裡想著,倘若今天有機會登板,一定要上壘!

上午八點整,甲子園球場準時鳴笛,比賽開始。

富山商的鬥志高昂,加油的管樂隊以及啦啦隊更是聲勢驚人。然而,比賽並不順利。日本文理在二局下率先奪得寶貴的一分,然後在五局下又獲得第二分。富山商雖然在六局上半強力反攻,拿下一分,然而無法追平,在這一局留下了三壘殘壘。七局下,日本文理又拿到了第三分。隨著比賽進入尾聲,情勢看起來對富山商愈來愈不利。

八局上,教練指定椎名喬平上場代打。

甲子園初登板的此刻,球隊正以1:3落後,對椎名喬平而言,情勢緊張極了。椎名喬平做好打擊準備,盯著對方的投手飯塚,默默對他說:來吧,放馬過來吧。飯塚投出的第一球是好球,椎名沒有揮棒。接下來第二球是壞球,來自一壘側的管樂聲震耳欲聾。第三球是外角的壞球,一壘側傳來啦啦隊大聲地呼喊:喬~平~!喬~平~!椎名再次擺好打擊姿勢,並放聲一喊。心裡想著:一定要打擊出去,一定要上壘。飯塚投出了第四球,椎名用力一揮,擊成了三壘方向的界外球,球數來到兩好兩壞。

椎名重新擺出打擊姿勢,雙眼緊盯投手飯塚,再次放聲一喊。

一定要上壘!

飯塚投出的第五球,狠狠地打在椎名的身上。觸身球讓椎名疼痛地大喊,但是疼痛立即轉化為無比的激動。Yes!上壘了!

椎名喬平強烈希望上壘的意志、觸身球的疼痛、以及伴隨而來的無比激動,直接感染了隊友和在場觀眾。此刻,加油聲量與氣勢更強大了。接下來同為代打的隊友大倉,將他推進至二壘,然後,雙胞胎弟弟皓平,用犧牲打把喬平推進至三壘。下一棒橫道狠狠地打出貼著一壘邊線的安打。深遠的安打,把椎名喬平以及大倉送回本壘,追平比數。這一局成為富山商的大局。八局上結束時,比數成為5:3。

這場比賽的結局,最終成為甲子園歷年諸多賽事當中,所謂的『名勝負』。對富山商而言,結果是殘酷的。日本文理在九局下以再見全壘打逆轉勝,富山商的敗投岩城哭成了淚人兒。這就是比賽。現實世界當中,球是圓的。對我而言,這場比賽的確是『名勝負』。再見全壘打固然增添了比賽的戲劇性,然而,我將永遠記得:八局上半,背號12號的椎名喬平,甲子園初登板。在球隊以1:3落後時,他想上壘的強烈意志。以及疼痛轉化成為的無比激動。那一幕,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腦海裡,彷彿就是觸身球留下的痕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