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4

稻盛和夫的JAL修行──我讀《稻盛和夫的哲學:人為什麼活著》

I.
大學的時候,電子學期末考,坐在我旁邊的同學,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地看了我的其中一題答案。很不幸地,那一題,我竟然寫錯了。結果他跟著寫錯。如果靠自己寫,他本來會寫對的。結果我們倆的成績都很差。

他一直記得這事。

不過,偷看別人的答案,應該是充滿挑戰與樂趣的事吧?在考試的緊張的氣氛下,以及監考老師的嚴格監督之中,竟然能夠成功偷看到別人的答案,頓時情緒沸騰,於是自己想都沒想,就跟著照抄。要是這位同學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他其實會發現我的答案是錯的。

至少該想一想。

II.
我之所以想讀《稻盛和夫的哲學:人為什麼活著》(稲盛和夫の哲学 人は何のために生きるのか),是因為他同意接掌JAL。

JAL是一家賠錢的公司。JAL的營業額比ANA大,是全球第三大航空公司,但是有太多的包袱,例如要付高額的終身俸給太多退休員工、要配合飛某些根本不賺錢的偏遠地區的國內航線、以及要養我這種每年扣5000哩就可以終身有效的JGC(JAL Global Club)會員,把JAL的Sakura Lounge當做終身制的吃到飽餐廳。(其實我進入JGC的哩程,大部分是搭國泰航空而來的。)

前年底到去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對很多航空公司造成重創。即使像國泰這樣的航空公司(台北香港航線賺台商的錢,簡直賺翻了),仍逃不過虧本的命運。JAL更是如此,光是2009年第二季,就虧掉十億美金。據聞總負債高達七千億日圓。JAL不斷請求日本政府協助度過難關,然而日本政府自2001年以來,早已對JAL三度紓困。面對這個無底洞,鳩山新內閣只好下令:由專責組織『企業再生支援機構』主導JAL改組。已採取的行動,包括裁員一萬三千人。

在此同時,達美航空為首的『天合聯盟』不斷對JAL示好。由於達美航空進入中國較晚,所以在中國大陸航空市場的市佔率不高。但是JAL很早就進入大陸了,如果達美與JAL聯合,將可以把日本作為中轉站,將中國以及亞洲其他國家的旅客經日本載運到歐美。因此,達美願意提供金援,希望將JAL納入『天合聯盟』,以利聯盟搶佔中國市場。以美國航空為首,JAL原屬的『寰宇一家』,自然不干勢弱,跟著開出價碼,全力咬緊口中的肥肉。兩個聯盟互相競價,各自不斷在媒體放消息,一場航空業併購的大戲就此上演。

主導JAL改組的『企業再生支援機構』終於下令:JAL最快於一月十九日申請破產保護,並將百分之百減資下市。面對吵鬧不休的退職金問題,則考慮解散並清算退職基金。對於三大債權銀行,被要求並已同意放棄三千五百億日圓的債權。企業再生支援機構將注資三千億日圓,作為重組計劃資金,日本政策投資銀行也將向JAL融資六千億日圓,維持JAL的正常營運。JAL股價因此大跌至七日圓,跟壁紙的價值差不多。

接下來就是重組之後的CEO人選了。 企業再生支援機構傾向尋找一位沒有航空業背景的CEO。於是他們找上了稻盛和夫。七十七歲的稻盛和夫,一手創立京瓷企業(Kyocera)與KDDI,是成功的CEO。但是一位七十七歲而且得過癌症的人,會不會接掌JAL?如果會,為什麼?其他日本人的JAL修行,是如同修行一般搭機;稻盛先生的JAL修行,是如同修行一般接掌虧錢的JAL。這位老先生為什麼要做這個JAL修行?這個問題引起了我的高度好奇。

於是,買了這一本《稻盛和夫的哲學:人為什麼活著》。

III.
拿到書的當天,稻盛和夫先生果然答應出任破產改組後的JAL社長。根據媒體報導,稻盛和夫先生說,雖然他已經有了年紀,但是為了拯救日航職員不至於流落街頭,他會盡力作好被賦予的任務。

我很快地看了一遍《稻盛和夫的哲學:人為什麼活著》。

很不巧的,每個人都是獨一(unique)的個體,走的旅程也不可能和別人相同,因此,人生哲學這種事,只能在自己身上體驗,無法套用在別人身上,更不用說,使用科學的方法,做完全相同的實驗,以驗證理論為真。

看別人寫的『人為什麼活著』,說穿了,其實就是偷看別人的答案。不過考卷人人不同,裏頭的題目各自不一樣,偷看,最多只有樂趣,最好不要想照抄。

不過,最近好像很流行所謂的『reference design』,拿來參考參考,比著貓畫老虎,倒也不錯。

這樣的書,內容總會有一部分是讀者不同意的,一部分是需要仔細想一想的,還有一部分是必然正確的。在這裏就不多說哪些是我不同意、哪些是我需要思考、哪些是本來如此的。

不過其中有一段很有意思,在這裏記下來。

稻盛先生的京瓷企業,開始製造人工瓷關節給日本醫學界使用時,其實還沒拿到政府的許可,因此受到媒體圍攻。稻盛先生採取沈默,但是受到了太多攻擊抹黑,於是找一位熟識已久的住持先生訴苦。

那位住持先生說:『那是沒辦法的呀!稻盛先生,受苦,就是人還活著的證據哩。』

住持果然參透了人生大小事,一語道破了整本書要講的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