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9

[火星在線]Naming Engineering(命名工程)

前一陣子,甲殼公司宣布要組織調整。這是一件經過一段時間,偶爾就會發生一次的事。就好像花蓮地區的地震,三不五時來個『正常能量釋放』。管理階層除了組織調整之外,順便要把我們的名字給改了。
因為他們不喜歡現在的縮寫:NMS。

「叫個響亮一點的名稱!」一位長官級的人物C先生,在電話的那頭這麼說。

NMS不夠響亮嗎?為什麼?我不知道。不過還是硬著頭皮,給了一大堆其他的縮寫:NMC、OCS、NMP、⋯⋯。

結果沒有一個合格。

其他事都快做不完了,名字還生不出來。從這裏我得到一個教訓:不知道的事就要問,否則浪費的是自己的時間。於是我問道:「為什麼不能叫做NMS?」答案是:「S不好,用『死』當做結尾怎麼會好呢?還有NM,第一個字第一聲,第二個字第四聲,音調不對。」

終於知道了:不能有N、M,不能有S。結尾的字母要讓華人唸第一聲,這樣才響亮。立刻找了一個符合條件的三個字母。迅速結案!

每次有新計畫開張時,大家都特別熱中命名。我們的行星系列,為了下一個計畫要用哪一個行星,都會吵半天。我心裏想:幸好這些計畫都是用外文命名。要是用中文,豈不是還要拿去算筆劃?

有一次,為了某個turnkey solution命名,產品線浩浩蕩蕩地弄了個命名比賽,希望名稱是個美女。決選名單當中,好像有個Audrey(奧黛莉赫本)、有個Marilyn(瑪麗蓮夢露)、還有個Dianna(黛安娜王妃),都是驚為天人的絕世美女。不過在決選當中,這些名字全被否絕了。原因是另一位長官級的人物說,這些都是早夭的女人,用來做計畫名稱,不太吉利吧?

說的也是。我不得不同意這個高見。

不過我是打從心裏不相信『命名工程』這件事的。我的親戚當中,一大堆去改名字的。偏偏我的家族枝繁葉茂,親戚眾多。改了名字之後,哪個名字的是誰家的兒子或女兒,這個問題變得非常困擾。人為什麼要改名呢?無非不滿現況(不論是工作或生活的現況,倒很少因為名字本身)。改了名字是否就改運了呢?就我們的了解,通常問題的根源沒有跟著改名而解決。所以,某人是否改了運,大家不知道;但是他的人生諸事不順,對生活現況諸多不滿,倒是因為改名而詔告天下。

也正是因為上述的認知,當『台灣正名』活動如火如荼地展開時,我的家人全都啼笑皆非。美國日本德國,沒有一個要改名的。為什麼只有我們要『正名』呢?無非諸事不順,對現況諸多不滿(不論是外交或內政),希望改名可以一併改運。但改名真的就改運了嗎?問題的根源沒有改掉啊⋯⋯。

回來看看我們的計畫,從第一代的D字頭的三個字母縮寫,改成M字頭的三個字母縮寫,再改成現在的另外一種縮寫,這就暗示了一些狀況。別的產品線為什麼不用改名?因為他們叫Switch、叫TV、叫Monitor、叫Card Reader,每一個產品都清清楚楚,完全沒有命名的困擾。只有我們,在雲霧之中。(雲霧?這可是最hot的Google概念啊!)本來想主攻的產品,沒有如預期的產生足夠大的市場,只好轉戰新的方向(於是就不能用舊名字了)。目前的產品,又不知道未來能長多大,甚至有的人連聽都沒聽過。說來還真有些悲情。

Hmm⋯⋯。

後來,公開以美女名稱徵名的活動,胎死腹中。於是那個計畫沒有改名,就用了最初內部使用的綽號:Grandma。夠長壽吧?保證決不是早夭的女性。可是,每次外國客戶看著我們的企劃同仁製作的投影片,從來不關心其他問題,第一個問題總是:Why Grandma?這樣也好,轉移問題焦點,可以讓我們在解釋Grandma所代表的豐富意涵時,讓客戶忘了問另一些尖銳的問題。後來我們都嘲笑這位同事:他的名片正面應該印『甲殼公司資深企劃經理』,背面應該印『Grandma計畫負責人』。擁有這張『俗擱有力』的名片,一定能創造話題。

看來還是好好取個名字好了。要不然計畫名稱從行星系列改成Grandma系列,都叫做罔腰,罔市之類的,那就有看頭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