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6

MIB與X-Men

MIB是一部有趣的電影。由於大賣,後來還出了續集MIIB。
故事是這樣的:地球上其實有很多的外星人居住。他們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地球人並不知道。為了讓地球人平静的生活,不會因為周遭充斥著外星人而驚恐,大部分的外星人採用的方式,是化身成普通人,在地球安靜的過日子。當然,偶有例外的鬧事者,製造一些足以毀滅地球的事端。MIB這個組織的工作,就是清除外星人存在的證據、消除人類對外星人事件的記憶、以及平息各種外星人事端,以便讓人類因為無知而能夠無所恐懼地平靜生活。第二集就第一集的故事基礎繼續發展,並且對一些人開了小玩笑:你所認識的一些怪人,包括在郵局裏工作的怪怪郵差、小學裏頭兇巴巴的歐巴桑老師、乃至麥克傑克森,其實都是外星人。

這裏提供一個有趣的觀點:請各位把外星人換成同性戀,把地球人換成異性戀,然後,整個故事居然講得通。地球上,其實存在許多同性戀。在台灣,同性戀的人口(保守的估計百分之五)比血型是AB型的人(百分之二)還要多。同性戀彼此知道誰是同類,但一般人並不知道誰是同性戀。由於製造驚恐畢竟不是好事,因此,大部分同性戀安靜地『潛伏』在所謂正常人之中。雖然他們確確實實地存在著,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同性戀似乎並不屬於親朋好友或同事之類的真實存在,血型AB型的人似乎更真實一些。一般人因為不知道這些人的存在,因此不用面對某些困擾,因而能夠平靜的生活。

我聽說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一位可愛的大學女生,一直很想交男朋友。然而,她總是不能順利地與心儀的對象,成功地譜出戀曲。表面上的原因,是她的桃花還沒開、緣份還沒到。但真正的原因,是她所欣賞的每一位男性,其實都是外星人。這些男同志們聚在一起,促狹地討論,要不要選在同一天,所有的男生都向這個女孩出櫃。不過如果這樣做,這個女孩恐怕會血壓極速升高,承擔不起這麼巨大的打擊。她一定會痛哭著這麼說:「天啊,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開這麼大的玩笑?」說實在的,讓別人抱著希望,好好的過每一天,其實是一種美德。看在這個份上,那個糟糕的提議,只能留在外星人圈,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而不適合付諸實現。

你看,連這樣的情況,都會對別人造成困擾,何況是對親人坦白?

在另一齣電影《X-Men》當中,這些比喻則是明顯到簡直不能稱做暗喻。X-Men的故事大略是描述:這個世界存在著變種人,他們各有不同的特異功能。但他們的存在,其實在一般人當中,受到很大的爭議。其中存在許多對變種人的仇視,甚至有人計畫消滅他們。在變種人之中,同樣也存在著衝突,以及認同的困擾。在第二集當中,一位變種人向他的正常人父母告白。他們的父母情緒激動,並且大惑不解:為什麼自己的兒子不願意『改變』,像別人的兒子一樣,做個正常人?然而,身為變種人與否,豈是自己的選擇?這個段落,對所有曾經對父母告白的同志而言,真是再熟悉不過了。「簡直是我向父母告白時的場景翻版」,一位同志朋友這麼說。

X-Men由於賣得太好,後來竟然出了第三集,只是第三集的導演換了個人,所以風格和前兩集略有不同。

看到這裏,讀者是興味津津呢,還是因為發現外星人存在的事實,而直冒冷汗呢?我不曉得。不過我聽說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同性戀某天晚上在一家pub向他的兩個同事出櫃。他自以為和這兩位同事非常熟稔,而且私自認為他們倆應該比較能接受這檔事。結果,第二天早上,那兩位同事,面色凝重地向這個同性戀說:「我們兩個覺得,你還是不要對其他同仁說這件事比較好。」停頓了一會兒,其中一位接著說,「尤其是某某。如果你還沒告訴他,千萬別這麼做。他是超級恐同症患者。」

看來,MIB所言不假,知道太多真相,一向只有困擾。還是讓地球人平靜地活著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