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4

奇特的就診經驗(三)

(三)
這次的經驗最奇特。『小弟弟』那邊,不明原因竟然長了好大一個硬塊。原本沒有的。洗澡的時候,突然發現有這個硬塊,好像黑道入珠一樣。嚇了一大跳。

只好去看泌尿科。

因為上次看心臟的美好經驗,我選擇需要走一段高速公路的那一家醫院。並且依照電腦系統提供的時間前往候診。

這種超尷尬的看診,要如何和醫生說症狀呢?只好在心裏先模擬等一下看診的狀況。「醫生,我那邊長了一個硬塊。這禮拜突然發現的。不會痛,但是不曉得是不是不好的東西。麻煩你看一看。」我先練習了等會兒看診的說辭。待會旁邊還有護士小姐,搞不好還有一兩位排在我後面候診的人也在診間內。超尷尬! 如果不先準備好,搞不好會說不出話來。

腦中忽然出現了日本的黑色喜劇。將要過世的老人家想看『海邊』,他的徒弟們聽錯,以為老人家想看『那邊』⋯⋯

到了醫院,才發現醫生看診超慢,只看到六號,而我是二十多號。電腦預測的並不準。往好處想,這個醫生一定很仔細。診間外頭,和我一樣準時報到到一大堆病患,都在苦苦等候。有的人看起來很煩躁。

到底別人是為什麼來看泌尿科啊?這比心臟科容易猜。那一位老先生,由太太陪伴著來的,應該是看攝護腺。這一位中年女士可能是看尿道的問題。那一位年輕的先生,一定是結石。

我大概也被別人如此打量吧?這是一個大家互相screening的世界。不過,嘿嘿,應該不會有人猜到,我是因為小弟弟長硬塊而來的吧?

看診的速度非常慢。其間我還出去外面的7-11繞了繞。回來之後,號碼沒有進幾位。速度這麼慢,醫生該不會當場用超音波照起病人的小石頭吧?

後來速度稍稍加快了一些。護士小姐對那一位剛看完的年輕病人提下一次檢查的事。賓果!的確是結石病患。

終於叫到我的號碼了。進到診間內,還好沒有一堆『下一號』在裏面。上一位女病人已經準備要離開了,護士小姐在列印領藥單,醫生最後正在交待,要多喝水,以及其他關於尿道的種種。看起來又猜對了。今天手氣真好。

終於,輪到我坐上看診的小椅子。診間裏,除了醫生和一位護士,沒有閒雜人等。太好了,真是令人安心。

我正要開口,醫生就說:「你在9x年來看過靜脈曲張,是同樣的問題嗎?」

「不是。」把我的台詞都打亂了。「下面長了硬塊⋯⋯」忘記要講什麼。

醫師示意到後面,在有布幕遮掩的病床看診。還好,不會有其他人跟過來湊熱鬧。

我脫下褲子。「這裏。」用手說明硬塊的位置。

醫生本來已經戴好手套要檢查了,一看到立刻就說:「那是靜脈破裂造成的。」也不用觸診了。他指著後面牆上掛著的衛教海報,上面的器官剖面圖:「看這裏,這個是白膜,外面這個是靜脈血管。就是這裏破了。一般都是性行為或自己做那檔事時弄破的,有時會很疼痛,並造成勃起彎曲。」他看看我,然後問:「會疼痛或彎曲嗎?」

好像在偵詢嫌疑犯,當時發生什麼事。

「沒有沒有,」我趕快澄清。「不會疼痛,沒有彎曲。只是那邊忽然長出了一個原本沒有的硬塊,總是會擔心,是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

還有,那是洗澡的時候發現的。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了。做那檔事時弄破難道會不知道嗎?

「洗澡的時候發現的。」我對醫師說。「還有,它為什麼會沒有原因就破掉啊?」藉後面這個問句澄清,是在不知道的清況下破掉的。不是做那檔事時弄破的。

「倒不是不好的東西啦。不用擔心。如果不會疼痛,是不需要治療的。不過這個要消掉,沒辦法那麼快,要等比較久。」他沒有回答我的最後一個問題。顯然檢察官不願接受嫌犯的供詞。

門開了。看診即將結束,準備叫下一號。「不用吃藥。應該也不用擦藥。」醫生如此對我說。此時,下一位病人進了診間。他應該聽到了醫生說的最後一句話。所以,他不會猜我是結石病患。結石是不用擦藥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