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4

奇特的就診經驗(二)

(二)
看完心臟科卻得到工作壓力太大的結論之後不久,我為了工作上的原因,飛了一趟韓國。

就在飛機上,餐點快要吃完的時候,我的心臟開始不規律的跳動。情況是:每幾秒,我的心臟就會忽然有一次沒有跳完,感覺似乎是收縮完卻不舒張,hold在那邊。過了原本應該再跳動一下的間隔,才好像電路被reset一般,用力再跳一次,然後繼續恢復一般的跳動。後面那一次會有一點不舒服。

我量自己的脈搏,確認真的每幾下就停一次。間隔次數不一,但情況一直持續。

我有些緊張。開始想很多奇怪的事。要不要按鈴叫空姐?飛機上恐怕不會有心臟科醫生吧?時間還有一小時才到首爾,如果等會兒心臟決定不跳就完蛋了!會如同電影情節般被電擊嗎?還有Periodic Three Implies Chaos這樣的論文標題也進入腦海中,但我不知道它為什麼在這緊張的時刻來此攪局。

後來我決定先讓自己放鬆。 這時如果緊張,分泌腎上腺素,對心臟只有壞處,絕對是不智之舉。於是我開始和我的腎對話:腎臟乖,不要緊張,讓自己輕鬆一下,不要分泌腎上腺素。

這個情形恐怕持續了十到十五分鐘。當然實際時間也有可能比較短一點。這種狀況下,時間過得特別慢。後來,出現亂跳的頻率開始降低,一會兒就不再出現了。

真是一次令人永生難忘的經驗。那幾天出差在韓國,都不敢用跑的。

回到台灣之後,趕緊再找一家心臟內科掛號。這次再也不掛那家用統計數字看診的醫院了。附近其他醫院仍然額滿,於是,我掛了一家比較遠一點的醫院。要去這家醫院就診,得走一段高速公路。但這一家的好處是:他的醫師比較多、以親切看診出名。而且,掛號的時候,他們的電腦預約系統會為你預測當天這個號碼的看診時間。

當天到了醫院,實際看診的時間,只比預測的稍微晚了一點點。因此,沒有像上次那一家醫院等那麼久。醫師看起來大約四十多歲,個子不高,說話的聲音有些低沈而沙啞。 看起來像個權威,讓人很有安心感。

「你怎麼啦?」他問我。

於是我把先前的故事,包括前一位醫生說可能是工作壓力的情況,以及後來出差在飛機上的事都告訴他。

他先問我,為什麼沒有在家附近的醫院看診。我據實告訴他:其他醫院我都掛不上號,其中某家省立醫院竟然一個月都已額滿。醫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邊這麼多病人看心臟科啊?」他或許想說的是:那邊的生意這麼好?

「是啊,」我說,「大概冬天比較多老人要拿血壓藥吧?」雖然這理論早已被證實為偽。

「那麼,那一架飛機有沒有怎樣?」醫師問。

有沒有怎樣?我不解。我的心臟亂跳,會導致飛機怎樣?飛航受到干擾嗎?這是什麼新理論?

醫師顯然看到我大惑不解的表情。「我的意思是,」他解釋道,「飛機有沒有遭到亂流,或者其他不穩定的情況,讓你搭機很緊張,所以心臟亂跳?」

原來如此。「飛機那天超平穩的,」我回答。「而且,我常常需要搭飛機,並不會緊張。」我已經是老手了,以前也碰到過雲霄飛車般的航行、落地前發現跑道上有其他班機誤入而緊急拉起重飛、以及順著西南氣流的bumpy air一路跳躍到日本的記錄。這些事從來不會讓我的心臟亂跳。

「好吧,」醫生說,「我們先看個心電圖。」

於是立刻到另一樓層做完心電圖,再回到診間。這是我喜歡這家醫院的地方。有的醫院,每一個檢查都要拆開在不同的一天做,很麻煩。

但看了心電圖之後,醫生說,沒能看到異狀。「不過,」醫師說,「這只表示量測當時,你的心臟沒有問題。」

他開了一些藥,粉紅色的inderal。然後我們預約了一次心臟超音波的檢查。

不過後來只看到瓣膜脫垂。陸續地還做了其他的檢查。但對於為什麼胸悶,以及心臟為什麼亂跳,醫生仍然不能做出結論。在胸悶以及心臟亂跳的頻率降低之後,醫生建議慢慢把藥停掉。這件事最終仍以懸案收場。只是我相當確定,不明原因的心律不整,大概不是因為工作焦慮所造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