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2

雖然也不錯......台北大倉久和之法式土司

熱死人不償命的週日下午,來到了台北大倉久和大飯店,為了品嚐大倉的法式土司。


來到台北大倉飯店時,台北正下著雷陣雨。氣溫開始稍稍降低。想像自己來到了札幌,即使在夏天,天氣往往仍是清涼的。


飯店的陳設,從大廳到洗手間,許多地方都有日本大倉的味道。本週是日本的盂蘭盆節,許多日本人到台灣度假。因此飯店有許多來自日本的旅客。很不巧,下午下起了大雷雨,他們既不能出去吃小籠包,也不能去吃芒果冰。只好全數待在一樓的lounge裏,以至於lounge竟然客滿。再加上其他來吃喜筵的顧客,與前來參觀新旅館的人們,整個旅館大廳好不熱鬧。

今天的重點是下午茶的法式土司。三位覆面調查員前來檢證:究竟台北大倉飯店的法式土司,水準如何?

下午2:30,我們準時到達二樓。預約時,已向飯店說明,訂的是三客法式土司。不過或許是太忙碌了,餐廳人員一時沒找到我們的訂位。在二樓門口的帶位經理說:沒關係。但我稍稍有些擔心。真的沒關係嗎?因為,在札幌大倉,法式土司需要在前一天準備。因為製作手續煩複的緣故,一日只能提供三客。即使是人來人往的東京,一日也只限二十客。如果台北說沒關係,是否意謂製程並不相同?

為我們點餐的小姐有甜美的笑容。但她可能仍是個服務業的新手。入座了一段時間之後,咖啡上桌了。咖啡杯以有趣的角度擺放在我的面前。她應該可以參考一下Sapporo Park Hotel的同業如何為顧客上咖啡。要是「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的孔老夫子,在這杯咖啡面前,大概不會開動吧?不過,幸好我沒有強迫行為。斜的擺送上來,我可以歪著嘴喝。

經過了四十分鐘之後,小姐前來道歉:因為今天顧客太多,主廚太忙,法式土司需要再等五到十分鐘才能上桌。此時,覆面調查團的團長,我們的日本友人,客氣地回覆:啊,沒關係,我們理解法式土司要花時間。(事實上,得從前一天晚上準備起,不是嗎?)但日本友人說的,顯然是客氣話。我想:答案已然揭曉。今天吃的土司,不可能是昨天提前準備的。

殘念。


土司上桌了。首先,它只有札幌的一半大。有興趣比較的讀者,可以看這裏。其次,盤子不是熱的。因此,顧客吃了一會兒之後,食物就開始變涼了。小細節一比較,高下立現。

以上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還是法式土司本身的水準。然而,兩地的法式土司,做法顯然不同。據說當年,札幌加入大倉集團時,想學東京大倉的法式土司做法,但東京並不是十分願意傳授秘技。札幌方面花了很長的時間摸索,不斷試做和失敗,最後終於做出品質和東京相同的法式土司。至於台北,或許仍在試做?雖然也不錯,但是和日本大倉的不一樣。今天送上來的土司,不僅蛋汁比較稀薄,有些部分,蛋汁並沒有吸飽。(請看下圖右方那一角。)


吃完之後,心裏覺得:這土司,雖然也不錯,然而,如果抱著太高的期待,以為能夠在台北品嚐到東京大倉引以自豪的法司土司風味,或是札幌大倉不知經過多少次摸索和失敗才得到的心血結晶,恐怕就要失望了。


台北大倉久和大飯店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1段9號

2 則留言:

Jasper Lin 提到...

看來台北大倉有很大改進空間呢...

http://blog.xuite.net/jiyujin/blog/62240863

http://blog.xuite.net/jiyujin/blog/62302528

叛徒(PANTU) 提到...

謝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