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0

《潛規則》,火星人觀點

這不是平常閱讀的書籍種類。



去青島出差時,不免和客戶吃飯應酬。飯局雖然也是工作之一,但吃飯的時候,總不能繼續聊多媒體晶片的事吧?於是,各種話題紛紛出籠。有些話題,例如當地熱門的社會新聞,對於來自台灣的我,不容易接得上話。客戶中比較有交際經驗的人士,為了讓場面保持熱絡,會為我簡單地說明背景故事。這些故事五花八門。以後有機會,我應該比照馬可孛羅,寫成火星人的東方見聞錄。

客戶的一位主管,有不錯的閱讀習慣,和他花兩次時間,聊到他最近閱讀的一些書籍。其中,《潛規則》似乎是他們的熱門讀物。其他還有一些經濟學方面的書。聊到這個話題時,對不善交際的我,真是有些尷尬。難道我要跟他們說,我最近讀的書,是村上春樹的《1Q84》嗎?

於是在機場,順手買了一本簡體字版的《潛規則》。在大腦不想為處理不完的工作而煩惱時,用來打發時間,並且看一看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民族,都在閱讀與思索些什麼。

讀了其中幾篇。直接的印象是:這不是藉古諷今嗎?

作者顯然有豐富的歷史知識。從歷史當中,歸納出『潛規則』,解釋為什麼清官會淘汰只留下貪官、老百姓為什麼是冤大頭。有了歷史的佐證,這些論述真是振振有辭!此地稍有深度的人士,都是滿腹經綸與史籍的。將史學與現代的問題成功地串聯成一套規則,難怪此地大眾喜歡閱讀。

不過他為什麼要說那麼多?不就是對現況不滿嗎?對現況的不滿,卻要引用歷史來指責。活在這樣的社會,還真的有一點辛苦。

而且,就算這些潛規則為真,現在的中國也不必然理應如此。只不過,要再往深處去談,後面的問題太敏感,恐怕不適合直接碰觸。這就好像台灣在解嚴前後,言論的禁忌雖然正在放鬆,但有些高度政治性的話題,卻因為實在太敏感,使得人們在當時仍不知道能不能那麼直接的談論。

做一隻能自由吠叫的小狗,而不用凡事引經據典,說起來也是幸福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