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3

工作隨想(二)

有些工作,對別人來說,很重要,但是做這個工作的當事人不見得會這麼認為。如果當事人不這麼想,即使別人看起來再有成就,也是枉然。

如果要《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的作者佛杜錫克,去做一個泌尿科醫生或者是直腸外科醫生,他能不能找到同樣的動力或熱情?我不知道。可能會對自己的工作重新詮釋吧?但也有可能,這位傲氣的醫生怎麼也無法在病人的下水道找到工作的動力。即使別人看他是有成就的,最終在自己的心中,自己不是這麼認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