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6

深秋放暑假── おしどり食記

上一回,在札幌的おしどり(意思是『鴛鴦』)用餐,印象太深刻了。不得不再度拜訪。


貪吃如我,千里迢迢來到異國,坐上おしどり的吧台,面對主廚小林先生。一面看著他處理各式食材,一面與他討論「留萌」這個北方小漁村的種種。不時拿起Sharp電子辭典,或是使用iPhone當中的翻譯app,以利溝通。有時想想,人生真奇妙。二十年前在大學唸書的我,絕對不會想到二十年後的自己,竟然是這副德性。


小林主廚非常忙碌。他必須控制各桌的上菜速度,免得有人餓著了。並且,隨時注意顧客的各種需要。預約者即將上門之前五分鐘,他會提前著手準備迎賓料理。於是,坐在吧台的我,看著那些迎賓小菜,就可以知道,幾分鐘之後即將出現的顧客,人數共有幾位。過了不久,顧客上門。第一道料理立即上桌。這些細節,可以感受到日本服務業細心之處。

小小的壽司店,當天幾乎客滿,只剩吧台仍有空位。然而,即使有空位,陸續前來詢問的顧客,都被主廚遺憾地推辭在外。因為早已預約額滿,即使一時之間空著,稍晚都有其他顧客預訂。幸好日本友人提早為我們預約,真是幫了我們大忙。

在此同時,小林主廚必須一面處理食材,一面與吧台的顧客談天說地,以便讓顧客日後成為熟客。上次他教了我們北海道方言『なまらうまいベアー』,這次則是和我們聊台灣的李前總統。真是困難的高級日文班!


在聊李前總統的時候,意外地和吧台隔壁的單人食客發生了cross talk。

這位食客注意到我們是外國人。於是問我們打哪裏來。答曰「台灣」。

我們反問對方是否來過台灣?答案是「未曾到過台灣」,上海和美國倒是去了幾次。

那麼,是札幌當地人嗎?對方回答「否」。因為夏休,於是來北海道吃壽司。

「夏休」?我們反問:都已經深秋了。此時的札幌,夜色涼如水。北海道中央地區的高山,甚至已經進入紅葉時節。怎麼您的暑假,時間和別人不太一樣啊?

「沒辦法。」對方回答:「工作的關係,時間不容易配合。」
然後,對方反問我們,是前來工作,或是休假?答曰:「休假」。

夏休嗎?對方問,台灣有沒有暑假呢?

喔。台灣一年有四季:Summer, summer, summer and summer。相較於日本,我們永遠是夏天。所以沒有夏休這回事。

然後,對方的手機響起。他起身到外頭,恭恭敬敬地講電話。顯然是公事。

老闆告訴我們:這位熟客,第二次來店。正合乎所謂「一回生,二回熟」。上次來店是四年前,對方的父親,在他即將從學校畢業、踏入職場之前,兩人一起前來用餐的。當年是個剛剛要踏入社會的年輕小伙子,如今則是在商場上衝鋒陷陣、即使在深秋放暑假,吃飯時仍要接公事電話的日本商人。

用完餐,臨走前,對方和我們合照。我們則是力邀:下次放暑假,一定要來台灣玩。台灣有小籠包、牛肉麵、芒果冰、西瓜牛奶...。


おしどり地址:北海道札幌市すすきの南4条西3丁目 第2グリーンビル6階


繼續閱讀:
當主廚遇上Web2.0 ── おしどり食記

4 則留言:

Rick 提到...

還有東方美人茶....

叛徒(PANTU) 提到...

Rick兄, 謝謝留言。
我竟然忘了東方美人茶...。

habloconel 提到...

另一篇文章因為像指名的情書,令我不太好意思留言。所以雖然主題不對,還是來借這篇的版面。

我也一直都喜歡甜感豐富,酸味不明顯的咖啡,可我家那一半老說,酸味咖啡才是王道,害我都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的口味...

另外,少年PI的原著,好幾年前我讀過,記得當時並沒有留下深刻印象。看了大哥的文章,想來該重讀一次好。

祝 此刻公務旅行途中的歐吉桑大哥 ,一切順順利利,不論遇水遇火遇虎遇鴛鴦,都大發利市。

(April)

叛徒(PANTU) 提到...

April,
謝謝留言。少年Pi的電影很好看。請務必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