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4

帶著『軟柔的鐘錶』的ホームレス公田耕一

<軟柔的鐘錶>,引用自Wiki:The_Persistence_of_Memory.jpg


柔らかい時計を持ちて炊き出しのカレーの列に二時間並ぶ
帶著『軟柔的鐘錶』 為了賑濟咖哩飯 排隊等待兩小時

親不孝通りと言へど親もなく親にもなれずただ立ち尽くす
雖來到『不孝順大街』雙親已故 又未生育 我只有呆立之份

ホームレス 公田耕一
流浪者 公田耕一
(翻譯 新井一二三)

今天是耶誔夜,不曉得無家可歸的公田耕一先生是否平安?目前一切可好?

2008年底,公田耕一先生的作品,第一次出現在『朝日歌壇』。這是《朝日新聞》的專欄,每週一刊登讀者投稿的日本傳統詩歌『和歌』。四位評選者各自選拔十首,總計四十首優秀作品。

12月8日,公田耕一先生的第一首入選作品是:

柔らかい時計を持ちて炊き出しのカレーの列に二時間並ぶ
帶著『軟柔的鐘錶』 為了賑濟咖哩飯 排隊等待兩小時

這一篇作品,同時被永田和宏與佐佐木幸綱兩位評選者採用。『軟柔的鐘錶』,是西班牙畫家達利(Salvador Dalí, 1904-1989)於1931年完成的作品。作品名稱是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記憶的堅持),超現實主義畫派介紹這幅畫時,通常稱之為『軟柔的鐘錶』。2008年底的金融海嘯,全世界都被波及。不少原來有工作的日本人,忽然之間失業,連本來的工廠宿舍也沒得住了。一時之間失去住所,不少人成為流浪漢。公田耕一先生可能是這樣一位流浪漢。如果他真的是一位流浪漢,他和其他流浪漢不同的地方是:他是個特別有文化素養的流浪漢。(要不然,請問一問周遭的火星人或地球人,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什麼是『軟柔的鐘錶』。)然而,不幸的是,大海嘯來了,不管你比起別人多麼不同,來不及逃避的人,通通都會被席捲入大浪之中。

接下來『朝日歌壇』每週都有公田耕一先生的作品:
鍵持たぬ生活に慣れ年を越す今さら何を脱ぎ棄てたのか (12月22日)
不帶鑰匙的生活 早已習慣而過年 終於擺脫的是什麼?

水葬に物語などあるならばわれの最期は水葬で良し (1月5日)
倘若水葬都是物語 我的最後 也辦水葬為好

パンのみで生きるにあらず配給のパンのみみにて一日生きる (1月5日)
人不是為麵包活 我吃賑濟麵包邊 為了生存這一天

日産をリストラになり流れ来たるブラジル人と隣りて眠る (1月19日)
被日產解雇 流浪街頭的巴西人 今晚睡在我旁邊

1月5日詩歌當中的『倘若水葬都是物語』是引用自歌人塚本邦雄先生的詩歌集《水葬物語》。

1月26日的作品:
親不孝通りと言へど親もなく親にもなれずただ立ち尽くす
雖來到『不孝順大街』雙親已故 又未生育 我只有呆立之份

『親不孝通り』(不孝順大街)是日本通用的俚語,指的是鬧區,年輕人鬧事、讓父母哭泣之所在。這一首同時被佐佐木幸綱、高野公彦、永田和宏三位評選者採用。其中永田和宏先生的評論是「親が生きていてこその親不孝だが、『親にもなれず』なる四句に万感の思いがある」(有雙親在,做子女的才能不孝。第四段『又未生育』表現出萬分感慨。)

然而,公田先生和他的投稿,後來就像彗星一般,消失了。

大家開始猜測,公田先生怎麼了?也有人懷疑,公田先生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位流浪漢,而是一位專業詩人。不過,無論公田先生是誰,他讓大家關心起周遭那些被迫成為流浪漢的人。如果公田先生真的是一位在金融風暴當中被迫失業的流浪漢,希望他現在一切安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