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6

早安,香港機場


從來沒有這麼早到過香港機場⋯⋯


在深圳出差時,臨時需要在行程的最後一天,和客戶加開會議。看起來應該無法趕上原本的回程班機。於是,週一下班前,打電話給辦公室的助理小姐,請她幫我改班機。

結果,得到的答案是,週三的班機全滿了。週四週五也全滿了。只剩週六以後。

現在是暑假,旅遊旺季。往返香港的飛機,班班客滿。這趟行程出發時,同行的”系統軟體資深總監”與已經轉戰中國的『大韓國地區市場總監』,就因為班機客滿而『被迫』升等至商務艙。讓我們覺得此行一開始就有好兆頭。

說客滿,其實也還沒全滿。有的班機還剩下少數的K艙或Y艙座位,也就是經濟艙當中,使用限制最少、但價格最貴的兩種艙等。我們為了省錢買M艙,現在其他航班的M艙已全數售罄,要拿K艙或Y艙的位子,就得補價差。

我只好請助理小姐先幫我排候補。此時需要自立自強,自行到網路上搜集有用的資訊。網路上可以看到哪些航班的空位稍稍多一點。排那些班次的候補,機會或許高一些。

週二一大早,助理小姐打電話通知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週四8:15的港龍航空(KA),還有M艙的機位,不需補差價。另一個是週四19:25的國泰航空(CX),還有K艙的機位,但需要補價差2000元。其他的班機連K艙都滿了。她問我的決定。

我快速地看了看網頁。真的,昨天排的候補班次,現在竟然連最貴的Y艙都沒了。這時候得快速做出決定。19:25的CX,要等到晚上,浪費一整天的時間,還要多付2000元。為了省錢,當然是8:15的KA。於是我在電話中這麼回覆。

掛了電話之後,想了想,好像有哪裏不太對勁。8:15的航班?不就是早上七點左右就要到機場?深圳到香港機場,是沒有六點出發的Shuttle的。那些小巴最早也得七點過後才會出發。趕快上網查船班。(這時要感謝偉大的網路。Google大神什麼都找得到。)結果發現:最早的船班是7:45,等到我下船時,8:15的班機正好滑出停機坪跟我說bye-bye。

趕快打電話給美麗的助理小姐,說我要改訂19:25的CX。她立即幫我聯絡旅行社。結果,真是令人不敢相信,CX的位子就在這幾分鐘之內被別人訂走,現在客滿了。原來”秒殺”是這麼回事。

只能搭港龍了。為了搭早班機,前一晚必須先到香港住機場旅館,要價新台幣4500元。如果搭19:25的國泰,前一晚不需要趕到香港,可住在深圳,只要大約新台幣1200元,即使加上K艙的價差2000元,還是省了1300元。真可謂”人算不如天算”。

於是,週三的會議結束之後,我搭上17:00的Shuttle到機場。小巴裏的其他旅客,有的是趕搭19:25的班機,有的是更晚一點的班機,只有我,一點都不著急,因為離飛機起飛還早得很。(那位搭19:25班機的仁兄,在電話裏大聲地向另一半報告:飛機降落的時間、到家的時間,並且詢問家裏的大門鑰匙藏在哪裏。)


(上圖:香港機場富豪酒店之客房內部陳設)

飯店check-in之後,到機場第二航廈吃了簡單的晚餐(公仔麵),買了一杯杏花樓的芝麻糊豆花以及一杯Starbucks的iced latte回旅館,做為加班宵夜。

飯店設施不錯,但是網路要收費;床鋪很舒適,可惜沒辦法睡太久。

週四早上五點多,外頭的天空才微亮,我就從飯店check out了。就算在台灣,也只有那麼一兩次,是在清晨六點之前抵達桃園機場的。香港機場則是第一次。眼前看到的,是金髮年輕的背包客couple,為了省旅費,搭乘時段很差的班機,現在正互相依靠著,昏睡當中。

也在半昏睡狀態的我,在迷糊之中,找到了KA的check-in counter。或許是班機全滿的關係,又或著是友善的港龍櫃台小姐看到我這個出差的傢伙一大早穿得人模人樣的關係,我意外地被升等到商務艙。嗯,這象徵著這一趟出差有好的結果。

六點不到的機場,出境大廳的兩個海關入口只開其中一個,那個入口的保安檢查也只開一個通道。航站大樓裏頭,連接航站兩端的小火車,要六點才開始行駛。停駛時,電扶梯是用繩索圍起來的。國泰的lounge也是六點才開門。我在六點零幾分進入國泰的玉衡堂(The Pier),裏頭除了國泰的服務人員之外,空無一人。偌大的餐廳裏,精美的食物和飲料,只有我一個人享用。我向廚師點了當天的第一份炒板條。疲倦但美好的一天,就從這一份為我特製的炒板條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