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9

玉荷包入荷

來自高雄的朋友,前來新竹拜訪,帶了一箱玉荷包做為伴手禮。
這是今年的第一串玉荷包。

友人到新竹參加婚禮並擔任伴郎。由於久未碰面,於是相約在台元科技園區的Starbucks敘舊。


這位友人在學生時代曾經是俄文研究所的榜首。俄文是個有反過來的N和反過來的R的陌生語言。友人告訴我:俄國人在投票的時候,如果兩人競選單一的職位,選票是把那個不要的人刪掉。如果有一大堆人競選一個職位,選票通常會有『以上皆非』的項目。也就是說,我們的思考方式,是正面勾選出想要的,俄國人是則負面的刪掉不要的。

友人的工作,需要和原住民打交道。他覺得原住民是最善良可愛的民族。他們天性樂觀,心情不好的時候,只會自己在家裏頭喝小米酒,不會在外頭為別人製造麻煩。欺負人的總是漢人,不是原住民。我想,就像是火星人欺負地球人一樣。

然後,因為信仰的關係,友人偶爾會跟著他所屬的教會,到菲律賓宣教。菲律賓有很多人信奉天主教,天主教不主張採取手段的節育。晚上的菲律賓,沒有什麼娛樂,只能『炒飯』。友人信奉基督教,因此會勸戒他們節育。然而,生了十二個小孩的菲律賓媽媽,不管如何勸導,隔一兩年之後再碰面,還是會變成十三個孩子的媽。此外,菲律賓是一個步調緩慢的民族。友人說:有一次,他在超市奔跑,原因是手上拿著幾支為教友們買的霜淇琳,因為天氣太熱,快要融化了,得趕快拿給人家。結果,在超市奔跑的舉動,引起眾人的緊張,武裝的駐警甚至因此端槍擺出警戒姿態。因為在這裏,會讓人奔跑的,必然是重大事件。

這讓我開始想,最近的生活中,是否常常因為『霜淇淋快要融化』之類的重大事件而奔跑。



今年的玉荷包,仍舊是香氣逼人,籽小又多汁。不過,因為天候因素,今年玉荷包歉收。價錢恐怕昂貴許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