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1

Toraya, 再次造訪

再度造訪おばんざい とらや。點了和食的鯖魚(さば)套餐以及焢肉(角煮かくに)套餐。因為客人多,我們坐到吧台,卻也因此和店主丸山由美子女士聊了開來。

丸山女士聽說我們是從台灣來的,開心的分享他的台灣經驗。她說她曾經到台北和台中旅遊,並且和經營茶葉買賣的朋友一起到鹿谷買茶。台灣的飲食當中,讓她印象最深,至今仍念念不忘的是蒸餃。她甚至曾經想要弄一台做餃子皮的機器。

在台灣旅遊也有不愉快的回憶。丸山女士說她們被某一家餐廳敲竹槓。利用客人溝通不是很便利的情況下做這種事,實在不會讓人太高興。不過,丸山女士說,被敲竹槓是她們的台灣行當中,最後一件不愉快的事。後來的每一件事,都很順利。包括在台北、台中吃到各式美食,以及在鹿谷喝到很好的茶。回程時,台灣人對他們的熱情歡送。到台中時,因為時間稍有延誤,銜接的巴士已經開走了,台灣人很熱心地打手機叫巴士司機在路邊等一等,然後載他們追巴士。「台灣人是不是都這麼熱情啊?」丸山女士這麼問道。

丸山女士也問我們怎麼會來她的餐廳用餐,以及在札幌做些什麼。前面那個問題,原因很簡單:第一次來的時候,純粹是友人想要找一家和食家庭料理。只要在Yahoo!Japan輸入關鍵字『おばんざい札幌』,搜尋的結果,跳出來的第一家就是とらや。於是就過來啦。由於第一次的印象很好,於是又來了好幾次。(老闆娘一聽到我們已經來過不只一次,直說承蒙照顧。)後面那個問題,答案就是吃吃喝喝囉。除了とらや之外,前一天晚上還去吃了漢堡肉。

「你說的是Kamado嗎?」老闆娘這麼問。

「是啊。」果然餐飲界都是同行。一聽說我們在圓山公園附近吃漢堡肉,就知道是哪一家。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會去Kamado用餐呢?」老闆娘問道。看來老闆娘是要做客戶意見調查。餐飲界的競爭想必是激烈的。

去Kamado的原因,一方面是台灣沒有什麼餐廳賣日式漢堡肉(在新竹,我就只在『浪漫』吃過),他們的食物做得好,饕客自然想找機會再去。另一方面,服務的水準,也很令人滿意。

「是啊,」老闆娘說道:台灣美食讓人印象好極了。但服務卻也令人難忘。通常,服務生就這麼『叭』的一聲,把Menu丟在桌上,然後又是『叭』的一聲,把水杯丟到客人的面前。老闆娘一邊說,還一邊表演。我一方面感到不好意思,另一方面看著她生動的演技,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台灣人都比較熱情,也比較隨興啦。」趕快幫台灣人找台階下。真是超尷尬。

「申し訳ありません。」另一半此時這麼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