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0

機上電影《天使之卵》看第五遍


今天出發到韓國。機上電影《天使之卵》看第五遍。

好看的電影都是悲劇。就連哈利波特的作者也說,悲劇是英國文學的傳統。於是,偶像電影,眼淚都要用公升計算了。就算是狗血再多,也要用力灑下去。

電影的片頭,巧妙的配樂,配合執鉛筆作畫的手,故事就此開始。一本槍步太(市原隼人飾)是一位準備考美術大學的『浪人』(重考生)。步太有一位愛他的女友夏姬(沢尻エリカ飾),男方並不主動,女方卻十分積極,可說是花蕊戀春風。但是造化弄人,在步太還不知實情之前,在某一次電車偶遇,他暗戀上了女友的姊姊春妃(小西真奈美飾)。

既然是以美術系做為志願,步太想把這一位暗戀的對象畫下來。於是,在家中,他拿起炭粉和橡擦,試著在自己的素描本上頭,把電車上的驚鴻一瞥,好好地拓印下來。這件事對步太是多麼特別,以至於夏姬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步太還嚇了一跳,好像是私底下在做什麼見不得夏姬的事。

青春的情愫,描繪地好精準啊......

電影裏的幾個重要場景,像是步太初遇春妃的驚鴻一瞥,步太在醫院外的花圃裏第二次遇到春妃,以及最後春妃在商店裏挑選毛線球的場景,都有非常特別的光線。從前,我不知道光與影是什麼,『好的光線』,對我來說,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還記得,在唸研究所的時代,看電影《麥迪遜之橋》時,克林伊斯威特對梅莉史翠普說,下午三四點的光線,最適合攝影。我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直到退伍後,有一次去奇美博物館,看當中收藏的巴洛克名畫,整個人有被電到的感覺。真的是嚇一大跳:原來,到博物館看油畫的原作,和看畫本是這麼的不同!然後,我完全了解『光線』是怎麼一回事了。(其實那時候,我已經開始玩相機一陣子了。當天我才驚覺,以前的相片是白拍了......)

可惜,美景都是片段的,就像攝影一樣,就在那一瞬間,拍下一禎完美的永恆。而現實的世界,是殘酷的悲劇,是陰霾的雲層,為的是要襯托出雲縫當中,一瞬間的湛藍是多麼的美好。夏姬發現步太的心另有所屬,春妃發現實情後,為了妹妹,不願直接面對步太的愛。步太的父親,長久以來為精神疾病所苦,病情短暫地稍稍好轉,卻以自殺收場。春妃在經歷一連串的打擊之後,終於接受步太的愛,但立刻又被妹妹發現,原來步太愛的,她的情敵,竟是姊姊。

最後,悲劇是以春妃突然過世,拉到最高潮。在一片晴朗的河岸邊,夏姬狂奔著要找到步太,讓他有機會見到姊姊的最後一面。可惜來不及,手機已響起,死訊從手機另一端傳來,河岸邊美好的光線,成了最大的諷刺。

步太趕到太平間看春妃的那一幕,對我來說,稍稍做作了些。不過,天使之卵,在這裏對我有很多寓意的。那一顆『天使之卵』,其實是一顆人造的假蛋,動物園為了要提高孵化率,都是以人工的方式孵蛋的。他們偷走了母鳥的一窩蛋,其實對母鳥非常殘忍。為了要讓母鳥感到寬慰,於是放了假蛋給母鳥。也就是說,這是用來治療牠們的精神疾病的,而會造成精神痛苦的事,其實竟是一件好事(提高孵化率)。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呢?最痛苦的事,或許其實是一件好事。但美好竟然要用悲傷來成全,多麼的殘忍啊。但這就是真實的人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面對的『功課』。夏姬後來說,春妃其實或許是在最幸福的一段日子過世的。由於她看透了這些(用了痛苦的四年來看透),她讓步太得到救贖。步太在夏姬的一番話之後,看透了這些,看到了自己心中,如天使般的春妃,是以前他一直找不到的感覺。他畫下了這尋覓已久的感覺,而這讓夏姬得到了救贖。

只可惜,電影最後出現的那一張春妃的畫,雖然不錯,卻和我的期待有落差。畢竟電影是電影,只能做到這樣了,不應該苛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