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8

隔壁女子

『新陽軒外送的青年,其實是同父異母的弟弟,驚天動地。暫時先給了他一萬圓零用。』
照理說昨天的日記應該這麼寫,當然浩一郎沒有這麼做。從昨天起他的日記就是一片空白。他很清楚:最真實的事情,往往無法下筆。
向田邦子<隣りの女>

日記可以寫下來的事,都是無關痛癢的。重大的事,沒辦法寫。

中秋節前,帶著一盒月餅,去拜訪老同學。老同學目前在大學任教,每年都介紹實驗室的畢業生到甲殼公司,因此前往表達感謝。

老同學很健談,或許是看到我這個老友的原因,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現在是個教授,天天要對學生講話。這個年代,上課如果沒有夾雜著一點有趣的話題,學生提不起興趣。學生對老師的『評鑑』成績就差了。這個制度可能造成了一些副作用。

老同學告訴我,他今年的一位畢業生,做了一件離奇事。這位學生在寫研究論文的時候,擅自把指導教授(也就是我這位老同學)開立的工程規格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比較容易達成的規格。老同學從來沒想過學生會擅自更改畢業論文的工程規格,因此到接近學生要口試的時候才發現。由於這樣的畢業生,將來工作,面對客戶時,也可能不跟對方討論,逕行更改產品規格,而且他的畢業生有可能會到我的公司工作,因此,他好意提醒我這個現象。

然後,聊著聊著,聊到其他的老同學。其中有一位同學的名字,最近上了社會新聞版。先前這位同學的小寶寶因為重症不治,後來同學遠赴他鄉,料想是因為希望暫時離開這個傷心地。不過當同學的名字意外地出現在社會新聞版面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同學的傷心事還不只此一椿:同學的妻子,懷了她的研究所指導教授的種。中間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們不清楚。不過同學是站在袒護妻子的立場的。可以想見,撫養的不是親骨肉,情緒有多複雜。因此他向學校等各方面寫了很多抗議信,其中難免有措詞過當之處。結果,那位教授不堪受擾,向法院提出妨害名譽的訴訟。一審的結果,同學敗訴了,也因此他的名字上了報。

此時我忽然想到了向田邦子寫的<隔壁女子>(隣りの女)。真實世界發生的事,有時過於離奇,以致令人感覺好像是在閱讀向田邦子筆下寫實的小說或劇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