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8

拜啟,父親大人

開完最後一個會議,時間都已經晚上十一點了。我本來以為這個會議在八點多,最多九點,一定會結束。老媽還在家裏等著我,一起吃那個生日蛋糕呢!匆匆忙忙地開車回家。家裏其他人都睡了,不過可能是車庫的鐵捲門關上時,發出的聲音,讓本來就不太容易入睡的老媽又醒了過來。她睡眼惺忪地問我吃過晚餐了沒有?完全沒提蛋糕的事。

十二點緯來電視台要重播《拜啟,父親大人》(電視台把名稱改為《料亭小廚師》)。好吧,全新的一天,就從觀賞《拜啟,父親大人》開始。

電視劇輕快的配樂響起了,節目一如往常地開始。三十八歲的第一天,也隨著華爾滋旋律展開。

神樂坂的老店即將拆除改建,小老闆娘不顧母親和老公的反對,執意要做這件事。舊日美好的傳統,似乎正在消失中。

而我的內心,好像也有個洞,有什麼東西,正在流失。

廚師一平生長在單親家庭。從小就不知道爸爸是誰。當然,根據有限的線索,他做了一些猜測。不過,他的單親媽媽雪乃,說什麼就是不告訴他答案。看著學弟寫信給他的爸爸,他在內心裏也開始用著同樣的口吻,和不知道是誰的生父,訴說著自己的心情。家書總是這樣開始的:

親愛的父親大人:⋯⋯

親愛的父親大人:您一定已經熟睡了吧?做兒子的,現在還在客廳不睡覺,熬夜看電視劇。

一平的學弟是實習生,從學校中輟的不良少年,腦袋瓜很簡單,神經很粗,只對女色特別感興趣。但這樣好像很容易過得很開心,大概這樣的人煩惱本來就比較少吧?相反的,一平比較成熟,也憂鬱許多。巢鴨的算命師,看著他就覺得他的心裏藏著一些秘密。這個年紀,再成熟也不過是個大孩子吧?但是小老闆娘已經開始為自己的女兒物色未來的老公,儘管她還是個高中生。看起來一平似乎已成為老闆娘和小老闆娘心中的人選。一平每次想到這個,就覺得麻煩。因為他喜歡另一個女孩子,而且他不願意像小老闆娘的丈夫阿保一樣入贅到這個家庭。於是,他把老闆娘刻意安排的耶誕音樂會塞給學弟,讓他去和大小姐約會。

老闆娘在劇中代表的是昨日的美好。老闆娘雖然不贊同她的女兒(也就是小老闆娘)的決定,但也不能改變什麼。而且,在某些時刻,她要以長者的身份出來,默默地承擔著這些。例如,反對神樂坂改建的團體來店裏聚會時,只好由她出面道歉。因此,會為她的包容而感動。

在這種時刻,和老闆娘的各種美好的品德比較起來,小老闆娘似乎被刻劃成一個蠻橫不講理的暴君。但有趣的是,編劇又刻意地揭露小老闆娘的無奈:現實的壓力,每個人會做不同的抉擇,但這些選擇都會有他們的道理。

龍次師傅是一平最欽配的人。他在一平提辭呈的時候告訴一平,不要因為衝動而抉擇。另外一次,他告訴一平,用利害關係做抉擇,是人渣的行為。在這樣的衝突下,重然諾的他選擇退休。

一平不是當機立斷的那一型。而且他畢竟是個大孩子。他怎麼選擇?加入新坂下,成為阿保二世?或是強力地向小老闆娘說NO,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和愛情?這真是不容易的決定。當他把大小姐的約會推給學弟時,他開始覺得自己不再單純,也開始耍手段起來。

而我的選擇是什麼?我有那種美好的品德,堅持承諾,並在某些時刻,默默承擔一些事,即使心裏不見得贊同?我能理解別人那些現實的無奈,並給予體諒?我會不會開始以利害關係做為行動的準則,並且把一些自己不願面對的事情推給別人?十年二十年後的我,看起來會是龍次師傅、津山老師、阿保、還是,政客真田?

還是做學弟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