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31

機上電影"手紙", 看了四次

那是一個講“歧視”的故事,講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的故事。

除了主流觀點之外,電影也可以有女性觀點,甚至是同志觀點(例如:其實X戰警是一部同志電影,MIB也是)。歧視,從這種角度來看,就有很多特別的味道,是人生課題的,和信仰有關的。這是從主流觀點看不到的東西。

男主角對他在牢獄中的兄長又愛又恨。恨可能多一點吧,內疚也可能比愛多一點。血緣關係被視為如同石棉瓦一般,無法隨便丟棄的“大型垃圾”(好無奈)。除了無奈之外,也有那麼一點,以談笑的方式看待這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負荷的味道。所以,男主角和搞笑藝人組的關連,是編劇或原著很聰明而精準的選擇。

以談笑的方式,看待生命中難以承受的負荷,這是一種“功課”。就好像哥哥不斷的寫信,那也是一種“功課”。

不過,後者在電影中,竟然由被害者的家屬口中說出這件事,這就說得太白了一點。

沒有留言: